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水果组』当身边的物品拟人时


私设众多
短小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把自己身边的小物品拟人化然后写篇文。

马可波罗左轮威兹曼x橘右京佩刀自作·无铭

「注意。」

「并无水果组出镜,只有两位拟人。」

「第三天本为描述梦境,但由于我并不是很经常做梦的人,所以暂时放置,做梦以后再写。」

「马可波罗左轮人设来自 @尧悦

  最近天气一直不错。前些日子落了些雪,空气中多少带了些潮湿的舒适味道。这让威兹曼的心情变得舒畅。他眯起深蓝瞳孔,窗外阳光正好,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困意。他便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突然他听到了敲门声,这让他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起身,蹬着拖鞋快步到了门口。

  无铭跟随橘到这大陆已经有了一段时日,这段时间发生了诸多他过去从未想象的事——尽管它们听起来都像是疯话一样,但它们还是清醒的存在于现实。
  例如他求得了上古魔道,找到了能救橘的方法;例如一向鲜少交往的他有了一群性格迥异的友人;例如他同一位男子在一起了。
 
  那人叫威兹曼,来自勇者之地的左轮手枪。他用温柔的笑眼和绅士贴心的举动,轻而易举地夺取了这刻板严肃的武士刀的眼球,像是磁石吸引了一块儿同极磁铁一般让人觉得不可置信。
  对此无铭倒是没觉得有何不妥。虽说同样都是男子,多多少少会有人议论几句,但在日常的交往中他反而更加自在随意。

  例如现在,无铭正在他暂住的地方的门口,双臂交叠置于胸口,等着爱人开门。
  “你来了,中午好。”
  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还有恋人热情的语调。随后便被人搂在了怀中。威兹曼的体温透过剑道服的布料传递到无铭身上,他瞬间便感到放松。

  就像是那些成群的鸟儿,遇了风和天敌便变化飞行的阵营一般。无铭觉得自己有的时候真的需要处处提防,小心翼翼地试探。他不懂那对儿深邃眸子里包含着什么意思

  威兹曼带他进屋,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墙上贴的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各种各样的地点。不用多说便也知道是威兹曼的旅行家主人的行程图。
  “无铭,你想跟我一起旅行吗。”

  威兹曼突然开口,内容是无铭根本没有设想过的浪漫。他眨了眨眼,似乎是在询问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深刻的含义。
  “环游世界。”
  他抬起手臂指了指墙上的地图,细长指尖顺着航线一点一点的游走,抚摸过陆地曲折的轮廓。最后,他的手指停在了那个小小岛国——无铭的故乡,扶桑。
 
  无铭承认,他有些心动了。回到那片让人神往的土地,和它在瘟疫的侵蚀之下共同存亡。这些只是想象和梦境中的场景罢了,说到底他也是个理智的人,这般浪漫的幻想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
  “在下是刀灵。”
  他的声音一向平静沉稳,这次深思熟虑之后的语言较往日比更有底气。这让威兹曼觉得眼前发亮,他便住了口,专心听他接下来的言论。
  “虽然也想同威兹曼一起旅行…但是在下不会离开吾主半步。”

  威兹曼眯起眼睛斜斜地看向窗外,在这炫目的阳光之下,有只鸟儿腾空而起。羽翼在他的眼睛深处留下了一片转瞬即逝的阴影。
  那是阻挡了视线和远方的阴翳。他呢喃自语,带着略有失落的声线渐渐延长,将他整个人都紧紧的缠绕起来。最后缩紧,勒进皮肉,渗出痛苦而又甜蜜的血珠,然后被人舔舐干净,留下一片白皙的皮肤。
  其实时间也在静止,渐渐地减慢了他本来轻松愉悦的步伐。本来这一切都在这样的阳光之下延展开阔,最后却扭曲地伸出几根干枯的希望。

  “威兹曼,你怎么了?”

  远方,或者就是耳畔,突然传开了爱人的声音。意识逐渐从四分八达的角落中回收到原本的大脑深处,威兹曼晃了晃有些发沉的头,面前便是无铭凑近的脸。
  威兹曼恶作剧般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手臂也紧紧环住他的身体,带着浅浅的侵略。无铭赶紧闭上了眼睛,匿身于黑暗之中。

  思维就像是潮水一般充斥着大脑,唇上是柔软的触感和熟悉的气息。无铭闭紧眼睛,睫毛也因此轻轻地颤抖。他不得不说,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
  是的,做梦。第二天就会醒来,然后发现一切都是一个空洞的笑话。没有王者峡谷,没有威兹曼。甚至连橘的身影都看不到,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沉浸在黑暗粘稠的液体中苟延残喘。

  “无铭。”

  是谁在呼唤在下的名字。

  “无铭嗳。”

  片刻唇分。他睁开眼,正对上的是爱人深蓝的瞳孔,似乎是包含了一片深邃的海洋,虽然美丽却依然看不见最深处氤氲的情愫。
  紧接着便被威兹曼松开重获自由。无铭踉跄几步才勉强稳住了因为刚才的吻而发软的身体。可是他还未反应回来,太阳穴便抵上了一片冰凉。
  是枪,被爱人修长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炫目一片。

  “无铭。”

  血液从无铭的额角流下,在羽织肩膀上晕成一朵深红的花,带着死亡的气息开的正是娇艳。他的身体因飞速流逝的生命而脆弱,摇摇晃晃颤抖着最后还是失了重心。威兹曼单手搂住无铭倒下的身体。
  威兹曼似乎看到他的身体里挣扎着飞出了一只鸟儿,翅膀扭曲的弧度令人作呕,羽毛残缺凌乱,还散落在风中。但是鸟儿却拥有着明亮的瞳孔——倒映着橘右京的身影。

  忠诚。

  他嗤笑,怀中躯体已经失去了温度。威兹曼低头注视着他黯淡无光的双眸,平日里冷静的眼底充斥着惊讶与不可置信。威兹曼唇角扬起的弧度优雅。

  “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