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词语十题[水果组]


出题人贴吧ID.雨晴天33小菏

私设笔友。现代背景。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1.雨幕
  马可铺开信纸,墨水在上面留下一个个符号。写封信将跨过海洋,到东方的岛国,最后会到一位年轻剑客的手中。
  「亲爱的橘先生」
  「您好。」
  他停笔,思索着要用什么方式开头。是直接点明想同他结识的主题,还是委婉的介绍一下自己。
  然后他抬头,看见了雨水中的玻璃窗。他看见窗外的大雨顺着玻璃窗流下,成了一道模糊的雨幕,将整个世界都扭曲成陌生的形状。
  「威尼斯下了很大的雨,不知道您那边是否也是这样。」
  「老实说,我很喜欢下雨。」

2.神社
  神梦想一刀流的道场附近有个神社,里面供奉着的是个掌管雨水的神明。每年春夏之交都会有一群人来祭拜。
  橘就住在神社的附近,每年的春夏之交,他路过神社的时候都会看到嘈杂的人群和弥漫的青烟,像不存在的神明传递着真实的祈愿。
  他本不在意,直到他某日收到了一封越洋而来的信。热情的西方人洋洋洒洒的在上面写了自己的人生。
  「橘先生,我听说日本有很多神社,就像我们这的教堂一样表达对神明的信仰。」
  他这才走进神社,点了一炷香。

3.蛙声
  全民互联网的时代,居然还有人执着的选择书信。这种复古怀旧的行为让橘对他生出了几分兴趣。
  他正在神梦想一刀流的道场中。刚刚结束了剑道的修习,现在是短暂的休息时间。于是,他便拿出笔和纸,打算给那个有趣的意大利小伙回信。
  「马可先生」
  「您安。」
  橘有意像他那般开头,只是这天空阴沉灰暗,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下笔描述的地方。
  突然,他听到耳畔传来阵蛙鸣。像是预告接下来的一场雨一般,清脆的绵延不绝。橘稍稍思索。
  「我没想到,我们这里居然还有青蛙。」
  「它们叫的很愉快,也许要下雨了。」

4.溪流
马可不知道是否能收到回信,但他还是抱有期待。
  也许是因为前些日子一直在下雨的原因,天晴之后空气中带着泥土草木的气息。马可无所事事,干脆出去到处走走。
  街上的花儿洗尽尘土,露出了原本鲜嫩的色泽。一直蔓延着开到了一个小巷的深处。
  马可顺着花朵穿过小巷,他看到了另一头是一条溪。也许是下雨的原因,水流的很快,溪水却依然清亮。马可怔怔地看着,他突然想回到自己的家。
  他家门口的邮箱中静置着一封来自东瀛的信件。

5.风铃
  马可和橘认识了也有一段时间,今日却是第一次收到对方寄来的和节日无关的礼物。
  跨过大海,礼物本身似乎都带上了大海的气息,那是让人向往的远方的味道,也许还有橘先生身上的几缕味道很淡的气息。
  马可打开盒子,里面安静躺着的是风铃。乳白的色泽,招财猫的形状。听说是神社一角挂着的,类似是护身符一样的东西。风一吹就唱起了对神明的颂歌。

6.樱花
  樱花开的正好,橘抬起头,有一片花瓣落在了他高挺的鼻梁上,成了个唯美的剪影。
  “真好看啊。”
  他身旁是他青梅竹马的友人小田桐圭,她拿了件羽织,将它披到橘身上。那柔软的触觉让他觉得太不真实了——直到他被喉间痛痒的感觉唤醒。
  他下意识的单膝着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橘控制不住的捂着嘴唇咳嗽起来——
  他的手心一片鲜红。

7.水洼
  橘透过水洼看着到了自己的倒影。
  西方曾经的传说中,有一面魔镜。透过镜子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或者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很多人都向往见到魔镜,同时也害怕着镜子中并无自己的模样。
  人们向往着自己的未来,也害怕未来不尽人意。
  因为是水洼的缘故,他水中的影子随着风的吹拂轻轻晃动,就像是随时要逝去一般,没了真实。
  就像是虚无缥缈的未来一样。

8.和服
  也许是因为突来的阴雨,橘的肺病没有任何预兆的加剧。最后甚至咳哑了低沉动听的声色,只留下黯淡干枯的尾音,像坠入黑暗一样绝望。
  他的葬礼人不多,总共也就是几位旧相识,圭小姐,以及主持葬礼的面无表情的谋生者。
  他们都穿着纯白的和服,纯白象征着死亡和对逝者安的哀悼。即使他已经成了一捧骨灰,却也遮掩不住一缕白色的清高。
  结束了葬礼,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家。天空阴沉,风吹起了圭和服的衣角。

9.琴声
教堂今日会做礼拜,一大早就传来了动听的琴声。马可心血来潮,想到教堂去将那动听的曲子记在大脑深处。
  更重要的是回家以后用文字记录下来,寄给东方的那位先生。让他也感受到来自西方的神明的庇护。
  教堂的圣歌是对主的赞美和感谢,包含着无穷无尽的深爱,对至亲之人的,也是对挚爱之人的。
  马可突然想到了橘。
  “您在走神,是在想您的爱人吗。”
  “如果是的话,您一定非常爱她。”
  “因为您看起来非常幸福。”
  路过的一位女子拥有非常好看的金色长发,她这么对马可说。
  一语道破。

10.看见
  马可决定去找橘,带着他刚刚认清的心意的满腔的期待。
  跨越了大海,他终于是踏上了这片梦中数次到达的土地。马可照着信上的地址,找到了神社,看到了道场,耳畔尽是橘在信中提到过的风铃清脆的声音。
  剑道场的人带他去见橘,在剑道场后的竹林中。翠绿的色泽像极了他清高平淡的气质。
  他领着马可到了个小小的石碑前,上面的名字他在信上见过了数次,被他深深的记在心里。
  「橘右京」
  “橘先生。”
  马可单膝跪地,俯身对着那石碑低语。
  “我终于见到您了。”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