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Kiss Camare[水果组]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扶桑也有这样的沙滩,只不过没有这样浓烈灿烂的阳光,也没有这么多抱着旅游目的来休闲观光的人们。扶桑的沙滩干枯冷清,只有偶尔过去一艘小船,载着几个远离瘟疫的可怜人。

  右京一向是不喜欢热闹的,但是实在是拗不过同乡姑娘们的盛情邀请,便应允了她们到了这个沙滩Party上。他穿上了泳衣,露着紧致的肌肉和白皙的皮肤,坐在树荫中翻阅那记载了各式各样的植物的古籍书卷。

  如今日一般,大家一起出门玩闹着实是屈指可数。没有了战场上你死我活的血雨腥风,私下诸位的关系其实是不错的。除去如右京这般沉溺孤独的人,大家都疯作一团嬉闹戏耍。周瑜和诸葛亮相约潜泳,刘备和曹操蜷在太阳伞的阴影下讨论美好人生。

  孙尚香对小乔说他们真是给里给气。

  这种场合,马可波罗永远都是最吸引人的存在之一。闪耀的金发,和海同色的深邃双眼,还有一口浪漫的情话——他毫无疑问地引起了一片姑娘们的尖叫。此时,马可正捧着一杯果汁。他透过杯中深蓝色的液体看向远方。

  远方是海,深沉而又辽远。马可仿佛是看到了刚刚到达这片大陆的自己。他从轮船上下来时,海风带着特有的微腥,吹动了他耳畔微长的卷发。他站在码头上,眺望那片大海。他似乎是透过这路程看到了一切的起点。也许身后便是我一直想找的诗和远方吧,他在心中喃喃自语。

  然后他转过身来,眼角捕捉到一抹深蓝的影子。

  那个影子便是右京,一个沉默清高的剑客。他也来自海外的一个国度——那个马可波罗从未去过的地方,遍布着血和瘟疫的死样之地。只是这些都是他日后才逐渐了解的。他转身的那一时刻,眼前只剩下了他的身影。

  “啊。看来人到的差不多了。那么便来玩个游戏吧。”

  从扩音喇叭中传来的声音让姑娘们尖叫连连。说话这个是李白,不知是多少小姑娘的梦中情人。他这一开口,还没说是什么游戏,就赢得了姑娘们地娇声附议。

  大概是由鲁班大师和墨子提供的器材。巨大的屏幕上展示出了岛上某处的景色。随着摄像机的移动,缓缓展示了沙滩,大海,还有偶尔几个上镜姑娘的姣好身材。与此同时地,李白讲解他所说的游戏规则。

  “KissCarmer啊,你们都知道。出现在镜头里的一对儿要接吻。”

  当李白用这种随性的态度说出游戏规则时,一直沉迷自己的世界的橘右京终于抬眼看了看扩音器的方向。也许是文化之间的差异吧,他觉得这种事实在是轻佻。不过既然四周无人,那他便呆这里这里免得成了这游戏的牺牲品。

  庄周被李白提高声音的“开始游戏”吵醒,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成了首个被映在屏幕上的对象。他身旁正在整理药箱的扁鹊听到周遭女子的阵阵尖叫,抬头一瞅便通过这屏幕瞧见自己错愕的脸。

  “要遵守规则啊,小医生。”

  诗仙拉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扁鹊转头看向那张睡眼朦胧的俊脸,平静地将游戏规则娓娓道来。庄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坐直了身子。

  面前人的脸突然放大,紧接着唇上传开了柔软温热的触感。只是片刻便回归如常,主动出击的人垂着眉眼低声呢喃着“根本没办法嘛”,但似乎是淹没在姑娘们尖叫的热潮中。

  扁鹊愣了片刻,一击即中。

  远离了人群喧闹。就像是躲避这个暧昧的游戏一般,马可竟寻到了右京所在的地方。烈日之下树影婆娑,斜斜地投在那异乡人的面颊上。

  马可有那么一瞬间的窒息。他似乎是透过这个年轻的剑客看到了轮回的四季,带着绚烂却沉静的色泽,安静地绽放在空气中。从春到冬,逐渐繁荣却也终将衰落。

  他觉得心脏揪痛,他不愿意看到面前这个仅仅只是点头之交的剑客带着遗憾早逝。这里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那也许是——

  “橘子,到你了哦。”

  扩音器传来的声音念的似乎是自己的名字,右京合上书本看向那个指明了一切的屏幕。他看到被影射在上面的自己,还有附近的金发男子的身影。

  游戏规则,右京是知道的。不过要他和这样一个只是相识的男子做这种恋人之间才会有的亲密行为实在是困难。所以他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马可的行动。

  马可其实紧张的要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故作轻松的到了那人身旁,躬身在他唇瓣轻轻吹了口热气。他也许会害羞吧。不出所料,他撇到清高剑客耳尖一抹微红。他在内心深处暗暗称赞右京的同时,印上了剑客动人的薄唇。

  是想象中的柔软,似乎还带着一缕干净的气息。就像是位出尘的仙人,清高淡然,却也目空一切。和他那对儿琥珀色的瞳孔一样,没有任何跳跃的色泽。

  这只是个游戏罢了,右京在心中这么安慰着自己。他本身就不反感马可,更何况已经答应了这次派对,更应该遵守规则。于是他认命的闭上眼,外界的光芒透过他的眼皮映射在大脑里,白茫茫一片。而在这片空白的一角,突然渲染了一抹深蓝,紧接着蔓延成了大海。就像那日伴随着摇晃的甲板的记忆一样,阳光通透明媚,周遭翻腾着鼎沸人声。他独自一人站在世界的中心,光芒的深处,被无穷的孤独包围。

  突如其来的,白光中显现了一团模糊黑影。影子渐渐生出了人的轮廓,甚至涂抹了色泽变成了那位柔和温婉的女子。右京甚至听到了她那样动人的声音。

  「右京先生喜欢花吗。」

  「被迷住了。」

  圭殿。右京唤出这名字,却被马可找准机会攻城略地,探入的舌尖带着陌生的气息瞬间侵占了右京本来就浑浑噩噩的大脑。被迫同他的舌尖起舞,交换的津液带几分甘甜。这一切都将思维的形状扭曲。

  女子的形象渐渐消散,挣扎着改变成了一位男子的剪影。是谁,右京浑然不知。只是还依稀记得这是个有些逾越有些暧昧的游戏,而他现在是这个游戏的牺牲品。

  罢了,罢了。不要再想了,大脑要爆炸了。右京低声对自己说。

  唇分拉出条微亮的银丝,摄像机早就识趣的转向了另一个受害者。现在只剩下了马可和右京,和自然万物带着窃笑的呼吸声。

  「世界那么大。」

  马可扶住武士的肩膀,同时迎来了那人错愕的眼神。他在对方澄澈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跋山涉水的身形。看到了他走过的路,途经的风景。看到了他路过的世界。

  那是庞大的景致,是最大的画卷。里面绘制了他的旅行,他的路程。他一直在仔细的寻找远方的正确方向,还有天书的踪迹。这也许是父亲的嘱托,也许是自己的目标,也许是他命中注定。

  「我已经看到了。」

  马可将右京搂在怀里,臂弯下的身体瘦弱的不真实,诚实的告诏马可他命不久矣的事实。也许他明日就会消散,像神之子一样重返天堂。

  「世界就在眼前,我的双臂之间。」

  但是在此之前,请让我相陪。




————————
  我死了,一开始剧情写的好好的,结果后期又开始有意无意的偏向意识。

  我靠,谁告诉我怎么写剧情,我要死了。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