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橘右京x你]便是那样的喜欢你了

 写在之前.
   橘写的俳句和临死前的话都是出自侍魂原著。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人。

  专一温和,内敛冷淡。诗剑双绝,字迹洒脱。俳句工整,文采斐然。你看他一头蓝发柔顺,琥珀瞳孔坚定。虽消瘦却不脆弱,虽带病却不消沉。

  怎会这样完美呢?无人可及,三百年来未尝一败。踏遍千山万水,只为寻花赠与爱慕之人。其他姑娘或温柔或妖艳或天真,通通不入他眼。身处何处都只思念那心中之人。

  如若那姑娘是我便好了。我便随你到那天涯海角,看那世界万物。”

1.初识.

  那日他刚到这大陆,他是为了寻朵花而来。

  早就有人称他有不亚于那大名鼎鼎的青莲剑仙的容貌,你嗤之以鼻。虽对那剑仙不感兴趣,但若是真如他那般模样,这王者峡谷的战斗又怎能入眼?可笑之至。

  这便是他了,一个模样并非多么夺人眼球的剑客。

  “这谣传真不可信。”

  没有任何变化,剑仙依然牢牢地夺了众人的眼。他虽被称赞的沸沸扬扬,却很少有人开口对他讲一句喜欢。对此,他未多言语,只是望了望那路旁灿烂的花朵。

2.惊艳.

  日后难得,既然他来了,那便领回家吧。

  你不擅刺客,家里自然是少了那些模样端正,出手潇洒的男子。他这一来,也算得上引人注目了。

  S4赛季孙膑辉煌,一日你同他从排位战场血战归来,已是深夜。四下寂寥,只剩你门前一盏灯几乎熄灭。你推门而入,庭院只剩了他独自一人练剑。

  他抬眼,琥珀色的瞳孔里看不出情绪。偶有夜风吹的他发尾上扬,露出小片优美的颈项。月色静谧,你见他这般模样心脏有些躁动。

3.战火

  你同他上了战场,王者峡谷内的风带着些许草木花朵的香气——这只是之前罢了。
 
  他神色平静,自己走了一条路。看似随意的挥刀攻击,实则听着那周围的风吹草动。也许任何人的偷袭都无法逃脱他的耳朵。

  忽的他向后一跃,佩刀出鞘点点光芒。他像只孤燕一般轻盈的回到了防御塔的庇护之中。草丛中突发的枪炮便扑了个空,打在空气中不痛不痒。随即看到了那东吴大小姐气急败坏的模样。

  这剑客,好生灵敏。你在心里暗暗称赞。
 

4.故人

  那日他首战告捷,一招一式恰到好处,吸引了诸多姑娘的目光。他未回应只是转身离去,甚至把你也丢在了身后。你不言语只是紧随他而去。

  从那以后你便对他上了心,主动向他问询他曾经的身影。

  你便知道了,有那样个温婉的姑娘唤名圭。是这剑客一生所想守护之人。

  “那花…也是为她而寻吧。”

  “是。”

  你不多言语,只是觉得心脏有些揪痛。

5.倾慕

  你有些依赖他了,屡屡唤他一同战斗。看他应你召唤时闪身留下的残影。你愈加欣赏他那凌厉的刀法和简洁的身姿,也愈加熟悉他。

  “圭殿——”

  只是你今日失手了。错误的判断害得他入了敌人的陷阱,甚至放不出个燕返就倒在战场。你听他哀痛地唤着心上之人的名字,你满目模糊。

  不能再他这样受伤,你不愿再看到他的死亡。

6.双绝

  冬日的气息越来越近,你闻他咳嗽的声音越来越严重。而他从来都只是摆摆手并未多说什么。

今日你看他一人在庭院的小桌旁,身旁放着无铭,面前铺着笔墨。你走到他身旁,见他笔墨挥毫。

  “兵や儚くなりし泣时雨”

  “春风に散りし桜の儚さよ”

  那字迹当真是洒脱了,不亚于那青莲剑仙诗酒交织。

7.别了

  冬天到了。

  他终是没能撑过,在这异乡合眸。

  那段日子你一直在他身侧,外界什么消息都入不了你的耳。你只是注视着他那愈渐黯淡的琥珀色瞳孔,即便那里面没有你的影子。

  “现在我的生命里什么也不剩了。”

  “我亲爱的…圭殿…”

8.遗物

  你面色平静,收拾他遗留的东西。这些将和那承载了他全部的小小盒子一起,越过大洋,由娜可露露带回他的故乡。

  自作·无铭是他的爱刀,定是要一直在他的身边的。

  这古籍书卷他尝尝翻阅,自然是要带回去。

  还有这破布组成的刺绣,带回去交与那唤名“圭”的女子吧。

  至于这个——

  你寻到他那日写的素绢,上面那洒脱的异乡文字像极了他一跃而过杀敌利落的身影。

  便留着吧。

9.残樱

  神兵如血泣雨梦。

  春风散尽樱无常。

  无奈他此生都与剑为伴,以樱为友。

  却于这萧瑟寒冬离别。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