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铠策』谁家的小狗崽偷喝了我的牛奶?.5

*铠x百里玄策
*现代Paro,公司精英铠x高三学生策
*ooc属于我


  游乐园这种东西其实已经不适合铠的年纪了。

  只是公司有事把百里守约强行叫走,本来和他约好一起去游乐园的玄策嘴巴撅的都能挂油瓶。为了不耽误弟弟的兴致,也是为了不再失约,百里守约答应玄策尽快解决事情后去游乐园找他,同时特意找了铠帮忙照顾他,还提出了周末一起吃饭的条件。

  为了守约美味的午餐,铠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的请求,拎着百里玄策就给他塞进自己的爱车。可能是因为哥哥不能跟着一起去,小崽子在路上都在闷声气,一言不发的拽着自己卫衣的带子玩儿。虽然说气呼呼的模样说得上可爱,但是一想到这小崽子鱼目混珠的了得本领,铠还是决定哄上一哄刷点好感度。

  “一会儿先玩过山车吧。”他想半天才想到这么个根本不带有什么安抚意味的话,不过以百里玄策的性格应该会对过山车这类刺激玩意有点兴趣。果然,他看到小崽子侧过头看他,红色的瞳孔亮晶晶一闪闪。


  所以他现在认命的排队买票,薄薄的票根被他捏的有些褶皱。百里玄策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舔冰激凌,等铠叫他时他干净利落的把蛋筒连着剩下的奶油卡擦卡擦咬进嘴里,然后他们就像是亲密的兄弟一般一起坐在过山车上。

  当护具将百里玄策老老实实固定在座位里时,他才停下了喋喋不休说着无聊琐事的嘴。铠估摸着是小崽子虚张声势,其实也是怕了这在空中兜兜转转的运动。他了然的告诉玄策害怕了可以叫出来,就算哭了他也不会笑话他,果不其然收到玄策的眼刀和他嘟嘟囔囔的“谁会害怕”。

  在动力的推动下过山车很快就运行起来,攀上第一个高峰时他侧过头去看玄策,他缩在座位上紧紧抓着保险杠一声不吭。如果怕的话你就抓着我,铠本来想这么跟这个逞能的小子说,但还没等他开口,过山车就因为重力开始飞速下降,同行的乘客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惊叫,估计胆小的女孩子已经哭出来了吧。铠冷着一张脸其实内心波涛起伏,等到整个人都倒吊在空中时他也有几分惊恐,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违背地吸引力呢。至于刚才想和玄策说的话,早就被甩到天边去了。

  等到下车后铠深呼吸两口,重新站在平地的感觉让他仿佛重获新生。他去领回保管在售票处的车钥匙和钱包,百里玄策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面,注视着刚才从车上下来的人群和正准备上车的新一批乘客,大多数是挽着手的年轻爱侣,他甚至看见其中有自己班上偷偷恋爱的同学,还有一部分是由父母领着锻炼胆量的孩子们。女性和小孩子是怕了,缩在男朋友和父母的怀里哭啼啼,百里玄策虽说也是吓的面色惨白,但他可是不轻易落泪的男子汉。

  他只得说点什么缓解气氛,他可不想被铠看出点什么倪端来。只是说些什么好,没来由的对话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百里玄策看着上车下车人来人往的乘客们陷入沉思。

  “阿铠哥,咱俩和父子一样。”

  “我没那么老。”

  “那好吧。阿铠哥,咱俩和情侣一样。”

  “…”


  小崽子又说什么鬼话,和他谈恋爱?铠看看跟在他身边很快就从惊吓状态中恢复的百里玄策,他蹦蹦跳跳的嚷嚷着要吃棒棒糖要买气球,俨然就是个第一次逛商场的小学生模样。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知道尊重别人,甚至经常搞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谁愿意跟这样的人谈恋爱?

  更何况他们两个是同性,玄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未成年人,他的监护人又是自己的同事。铠有满肚子的话想吐槽,就像是想极力否定什么一样,即便这只是小崽子没心没肺的玩笑话。每天的牛奶只是举手之劳,带他出门更是为了守约的午餐,百里玄策再怎么闹腾活跃也进不了他铠的视线。

  “阿铠哥,我想吃棉花糖。”

  “吃太多甜食对牙不好。”

  最后还是在卖棉花糖的地方挑了个最小的,玄策撇撇嘴嘟囔着谢谢阿铠哥用手撕着吃,还伸着手臂抓着一小块往嘴边送。铠暗骂一声也不注意卫生,但还是怕扫他兴致张口吃了。巧克力味的棉花糖甜,甜的他嗓子发紧心脏都被撩拨的发痒。好吧,铠认栽了,这个不折不扣的小疯子已经闯进自己心脏深处恣意玩闹了。

  再不讲道理,再欢脱闹腾又有什么用。守约的午饭他能天天吃到。

  棉花糖,不还是买给他了吗。


  临近傍晚时百里守约才匆匆赶到,当他到时铠和百里玄策正并排坐在长椅上。玄策歪着头靠在铠肩膀上睡得真熟,口水流了铠一身,手腕还贼幼稚的系了和小黄鸭气球。铠拿着手机面容凝重,应该是公司上的事吧,守约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百里守约并没有疑惑太久。当他坐在铠身边时,铠就将手机屏幕递到他面前,上面的短消息是来自花木兰的——

  「铠,你最好来解决一下那个自称是你妹妹的女人的事。」

  「她现在已经每天都来公司打卡了。」

  “那你明天最好去一下公司比较好。”怕打扰到玄策的睡眠,百里守约压低声音凑到铠身边低语,“毕竟这跟你以前失去的记忆有关系。”

  “我知道,明天我会去一趟。”百里玄策不知是被两个人的谈话吵醒,还是本来就在说迷迷糊糊的梦话。他嘟囔一句“想坐摩天轮”后又倒头进入梦乡。铠毫不留情的在玄策白嫩的脸颊上轻拍了两巴掌——

  “起来了,坐完摩天轮就回家。”

———

最近比较怠惰都是一天一更。

事实上最后也没有三个人一起逛游乐园x强行铠策约会。

给我哥截图那个“阿铠哥咱俩像父子/情侣一样”那一小段,我哥说“阿铠哥你看咱俩像没头脑和不高兴”。
面瘫铠和小疯子策这既视感我笑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悄悄宣传同好群,欢迎加入抗起铠策大旗!,群号码:236721818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