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7

*ooc有
*攻受无差

7.

  墨家机关道,是稷下学宫那位机关大师的得意之作,其中错综复杂的精密结构不亚于长安的层层防守。右京可能永远都忘不了,炸药下露出真面目的长安城——月色下反着光芒的齿轮,每一根链条都在有序不乱的运作。简直像是个伟大的工艺品一般引人注目。

  马可已经走的很远了,他一直都是那样自信满满的样子,即便他是在那个地方吃过亏的。右京赶紧跟了几步,到那旅行家身边。说实话,他现在心脏“砰砰”直跳,倒不是因为有多紧张…那个梦境实在是让他这样一个直男摸不着头脑,那个吻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嘴唇上难以磨灭。

  “右京,不要发呆了。”伴随着马可声音的是子弹出膛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碰撞的清脆声。右京这才回过神来,剑客敏锐的直觉让他斜挎一步侧过身体——尖锐的利箭同他擦身而过。来源似乎是身侧的石壁。像是印证他的猜想般,几只箭又呼啸而来。

  他飞速稳定了身形,躬了纤瘦的身子,待那重心稳定在双腿时右手指腹已抚上熟悉的刀柄。剑客挥臂,刃锋带出的光芒耀眼,有力的手臂在空中飞速挥刀交叠成十字形状。羽箭落地的同时,旅行家的子弹早已将另一侧的威胁清除。右京侧头,他看到马可潇洒的将双枪收入腰间。似乎是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一般,旅行家回头以手指顶着帽子冲他一笑。

  理所应当的,剑客红了面颊匆匆站直身体,催促着旅行家继续前行了。

  越向前是越让人不寒而栗。到不是说右京有多害怕这个国家神秘古老的魔道和机关术,而是此时过于安静的氛围让他有些不祥的预感。他下意识的寻找大胆的旅行家,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焦虑般,旅行家牵住了他的手。虽然隔着皮质手套,还是让剑客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个梦以后,旅行家不管对他做什么,都带着些暧昧的气氛。就像是方才默契的并肩战斗般,那份默契中都因为他那个逾越的梦带上了点其他的颜色。

  不过现在应该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这里可是墨家机关道,这个国家最精密的机关聚集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丧命的危险地方,实在是没时间考虑什么风花水月。右京匆忙收回那些危险的思想,将视线转移到那些似是似非的机关上。

  不过,墨家机关道这么危险的地方,就同他拉着手吧——走散可是很麻烦的。

  平静并未持续多久,就像是回应右京的担心般,很快周遭就窸窸窣窣的多了些杂音,右京还未来得及出声提醒,周遭竟骤然黑了下来。身为剑客的他倒是不太在意环境亮度的改变,神梦想一刀流的心法能让他多少感知到敌人。但对于依赖双目的枪手,漆黑一片恐怕是很让人头痛的状态了。他得保护好马可。

  索性闭上眼睛好了,黑暗中的迷茫会影响剑客敏锐的听觉。后方是安全的,以及这边也的右侧并无威胁,只是马可那边的声音多少让人在意。刚才突破虚空的是什么?来不及拔刀出鞘,剑客灵敏的跨步到了旅行家左侧以刀鞘将那不明物体挡下。清脆的敲击声,应该是石块这类的?

  “您小心些。”还是不太放心,右京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出言提醒,毕竟以一己之力挡住四面八方的危险还是太过勉强了,更何况虚弱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频繁的挪步挥刀。

  “我知道的,右京更是…小心!”

  旅行家的声音骤然拔高,随机右京便被强行拽到了马可身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溅到剑客的面颊上,他不愿考虑那是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敢往那个地方去想。他听到旅行家深呼吸一口气,用平静的声音催促着他快些前进。

  是的,不能再逗留了。右京主动握住马可的手,他们之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墨家机关道不过是第一关迷题而已,以后还有更困难的地方在等着他们。右京咬牙,他的同伴已经因为他受伤了,接下来更应该由他成为马可的保护伞才对。

  他甚至无暇抹去面颊溅上的液体,他只知道要带着马可赶快穿过这里。前方似乎是有隐约的光亮,他加快了脚步——那是希望。

—————

祝福樱桑的手快点康复!

下一章应该就是小车车啦,第一辆车给水果组。
不要太过期待啊未成年没有考车本的资格呢!只能胡乱写写了。
目前为止橘子已经大概确定以及喜欢马可的事啦。
说一下文里的设定吧。
想去极北之地必须要经历过一些关卡之类的东西,比如正文里的墨家机关道,因为这些机关术相关的东西里可能有天书的相关信息!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