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5

*ooc有
*攻受无差

5.

  右京给马可的定义一直都是勇敢的旅行家,机智的商人。现在他再修正一条,思维缜密的行动派。刚才他还和右京吃完和谐的早餐,才刚刚说过有办法了,现在就匆匆收拾东西打算出远门了。

  是为了逃亡吗,右京不知道,但是他并不认为马可是那种会因为几张小小的通缉令就逃之夭夭的人。但是他也并不发问——在他看来,马可一直是理智的,从容的。无论是“究极之花”也好,还是他所说的“天书”也罢,所有的问题他都能迎难而解。

  现在右京刚刚收拾好东西。他孑然一身到这大陆,以刀为友毫无牵绊,根本没什么好带的。马可周游列国,更是得心应手。不出一会儿两个人便轻装上阵。刚踏过房门,旅行家便冲剑客眨眨眼,他蔚蓝的瞳孔似乎是有让人安心的能力。右京看那形状姣好的嘴唇一张一合。

  “可爱的右京,你做过马车吗。”

  右京是没落贵族的后裔,以前听母亲讲过家世显赫时是什么样的景致,做马车出行基本是必备的要素。只可惜他并未生在那个时代,别说是马车,他甚至都很少踏出家门,每日都以剑道的修行作为基础。所以当他听马可这句话时他还是有几分隐约的期待的——就仿佛他和先祖一般,身体健康,能挥霍年轻的大好年华。

  不过他这次出门可不是单纯的为了玩耍游乐,而是有目的性的远行,就像是他远离故土到这大唐国度来一般。右京在心里暗暗谴责了这番过分驰骋的思维,那种虚无的,不切实际的空想实在是太过浪费时间。他深呼吸一口,就像是调整了微乱的心态一般。对方的问题还摆在那里,同时还有那让人面红心跳的称呼,过于分散的思维实在是不尊重他人的行为。

  “在下并未。”

  那个人似乎是有魔法吧,从他们勇士之地传来的,类似这个国度的“魔道”之类的东西。每次同他说话时的心情都是不同的,并非是同露露他们说话时的从容泰然,更像是同家乡的那位女子——在脑海深处熠熠生辉的心上人一般。这种想法让右京不寒而栗,他很清楚的确认自己喜欢的是女子,而且这次远渡的目的也是为了心上人。或许是和马可的距离太近了吧,让他的思维都开始乱了。

  “以及,在下并非担当的起‘可爱’一词之人。”

  马车似乎是行驶到了什么偏僻的山区,颠簸的路硌的右京有些不舒服。马可说他们要离开大唐一直向北到北夷去。右京曾听舞说过北夷公主的传闻,只是未曾想过他有一日也能亲自到那被冰雪眷顾的国度。若说不期待,只可能是口头上的逞强罢了。这些日子一直听马可讲世界各地的景致,右京也隐约生出几分环游世界的欲望。

  若是哪日能真正的为了自己,而并非去寻找那朵花的话,是否也能触碰到自由的影子。右京掀开马车的窗帘,此时似乎在林间小路行驶,两侧的树木恣意伸展着枝丫,叫不清名字的鸟儿清脆的鸣叫透露几分欢心,这些场景都让右京觉得新鲜——他正打算唤身旁的旅行家一起观赏着自然的馈赠,却未曾料想他已沉沉的进入梦乡。

  他肯定是累了。剑客似乎是怕鸟鸣惊扰片刻清梦,将难得的景色隔绝于窗外。旅行家的眉头微蹙,他想将它们抚平,于是右京便这么做了。舒展了眉眼的马可让他难以联想到他狡黠的双目,甚至快要忘了他对北夷那位新晋王者,对自己的利用。马车继续向前,依旧颠簸难耐,右京偶尔的不太想费劲千辛万苦寻那朵传说的花儿。

  如若时间可以停滞的话。

————

我还在军训中。不过这几天肌肉拉伤了可以不参加训练,所以就蹲在13℃的冷风用穿着单薄的军装更文😭。
我好冷啊。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