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2

*ooc有
*攻受无差

2.

  这还是右京第一次看长安的夜晚,通明的灯火和记忆里安静的故乡小城是天壤之别。流动的色泽在夜空中分外亮眼,人声鼎沸是繁华词汇的一笔一划,构架成被世人赞美的绚烂光影。

  听说今晚是“花魁选举夜”,连那闻名遐迩的青莲剑仙都来喝酒作乐。右京四下环顾,周遭的建筑都明亮喧嚣,翻腾着生活的气息。

  他很喜欢这里,这让他多少觉得自己还正正经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嘿,右京,这边。”

  马可的声音似乎并未让那位剑客从一片光怪陆离的色泽中苏醒,他索性拽了剑客苍白的手腕擅自走了两步。入手的是骨骼的硬感,似乎是那位剑客病态的象征——他能活到找到天书吗,马可在心里这么想。

  “抱歉。”

  等右京回过神后才低声道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就像是飞蛾之于火焰。还有那个过于明亮的西方人,他的话就像是那传闻中的花一般蛊惑人心。或许是信任,这个自称是旅行家和商人的男人无法让人怀疑。

  是的,到现在为止右京也没有问马可“天书”是什么东西,只是粗略的了解了是“一切知识的载体”,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时马可模糊的介绍而。私下里娜可和不知火都有透露出对马可言论几分质疑,但右京都是摆摆手说句“无妨”。

  他还是选择了信任,因为他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了。

  马可带着右京在长城中穿梭,就像传闻中的鬼一般身形飞快。他们路过喧闹的人群,兴隆的店铺,最后在黑暗的小巷中游走。背后是长安众人品酒吟诗美人相伴的繁华,面前是查知真相的“天书”所在。右京感觉握着他手腕的掌心发热,甚至有隐约汗液。等他们穿过最后一道黑暗深巷,面前竟是巨大的鼓楼,机关和齿轮组建出的完美结构。借着鼓楼顶端隐约的光亮,右京看到年轻的旅行家脸上狂热的神情,就像是端详什么艺术品一般。他本欲开口询问马可的意图,恍惚一阵的寒气令他毫不犹豫地将马可拽到一侧——

  破空而来的旋转长链顶端是锋利铁钩,包裹着的虚无能量吞噬着空气的温度,直冲向马可方才所在的位置,未能得手便消失不见。右京回头,随瞧见那黑暗中缓步而来的深蓝色怪物,面目难辨,胸膛是混沌漩涡,方才可怖的钩子正被他握在手中。

  右京觉得手脚发凉,平日里他听那两个小姑娘絮絮叨叨地讲什么“长安鬼”的传闻,今日里怕不是被他瞧见真面目了。本为他国客,右京不想多生事端,本欲拽了马可先去其他的地方,或者是改日再来。却未曾料想他竟是一副坦然的模样,甚至单手持了礼帽至于胸前鞠躬施礼。

  气势汹汹的“长安鬼”和瘦弱的商人,怎么看都是后者比较弱势。右京瞧马可那般从容却也稍起疑心的,莫非是有什么合适的手段吗,直到瞧见他似是按下了什么按钮。

  伴随着噪声的是深蓝天幕上彩色的烟花,人们分分探出头看这难得壮观的庆祝景象。但马可身侧的场景可不算太美好,噪音带来的是爆炸,,是火焰是“长安鬼”挣扎的躯体。直到最后火焰燃尽,混沌的能量扩散到四周,强大的冲击甚至割伤了右京的手臂。

  “长安鬼”亦消失在了空气中。

  烟花依旧在继续,右京勉强以平日揩血的白绢包扎了手臂上的伤痕。年轻的旅行家在烟火下的身姿时明时暗,他面对着被炸毁的鼓楼残骸啧啧称奇。右京顺着 他的视线抬头,在被炸毁的齿轮遮掩下,鼓楼精密运转,这似乎是一种类似“机关术”的核心,承载了难得智慧和知识伫立在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城市中。

  “果然是这样。”

  他听到旅行家低声说。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