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铠策热恋中

花七河,破写文的破填词的。
专画@佛说叁千
tx橘右京墙六号机
是橘右京对象。受厨,all本命。
主占王者荣耀,副坑阴阳师/K
百度ID:饕餮_魔术师 填词在贴吧更新。
名朋编号橘右京w828。

【病娇模拟器】「InfoAyano」恋爱比做个好记者还要难啊.3

3.

  太讨厌了。Ayano坐在教室里愤恨地想,Kizana下周有个演出活动,在全校宣传的轰轰烈烈,心仪的学长甚至也和旁人讨论起了舞台上会出现的翩翩裙摆。

  前不久她才刚刚退出戏剧社,一个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为了借用那个白手套,另一个是她一点都,非常不想参与那个什么劳什子话剧。

  哦,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哦,朱丽叶,你为什么是朱丽叶。

  创作者笔下的人物有笑有泪,分分合合。其实这都是和Ayano无关的——她用快没水的中性笔在本子上涂涂抹抹,写上那位梦中情人的名字的横格纸被她蹂躏的皱皱巴巴——其实这样他也是不会注意到并且只接受她一个人的爱的。Ayano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脑袋。

  「发生什么了?」

  隔壁桌是个绿色头发的可爱姑娘,为人体贴善于交际。现在她这样的行为真是让大部分人心中好感倍生,冒着被抓到教导处的风险上课传小纸条给邻座烦恼的同学。当然,Ayano从来不属于大部分人的范畴,她主动和绿发女孩儿交好也仅仅是因为她是戏剧部的成员之一罢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下周戏剧的事。」

  「Ah!你是不是后悔退出戏剧部了。要知道辛苦彩排过后,正式出场得到的赞美可是最值得称赞的。」

  真烦。Ayano读完纸条后内心就这两字无限放大,但是明面上还是顺从着她的意思在纸上写了虚伪的语言。

  「本来还以为可以和你还有Kizana学姐一起合作呢,太可惜了。」

  不可惜,真的。一点都不可惜。我不但不想去参加戏剧演出,还想一刀子 捅死你们那个骄傲自大的社长,让她离我的学长远点。Ayano瞥了一眼绿发姑娘背包中隐约露出一角的宫廷礼服裙,那是下周戏剧要用的道具,风格就像Kizana本人一样浮夸。

  脑海内已经浮现出Kizana和戏剧社其他成员挥舞着手迈着骄傲的步伐在舞台上踱步的场景了,Ayano最后在纸条上写了一句下课后再说便没在回复绿发姑娘的消息。虽然她从小到大都处在一种应付社交的状态之中。但是如果能偷懒,暂时躲避和其他人交谈,还是躲避一下比较好。

  更何况,思考一下怎么解决Kizana才是更好的选择。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