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纵火犯

头像是悦悦给我画的人设
封面来自我专画@池昼
我喜欢华武华乐少暗蔡侠双暗,请不要在我面前发表逆我cp的言论!
更新随缘,新墙头武暗,什么都写

对不起,停更一段时间,我的文风好奇怪。

大家好,我有点想吃蔡侠。

【楚留香】『华乐』养兔指南.1

*华山(华无痴)x武当(黄乐)
*又名:迷之兔兔存在的真正意义
*为了推动剧情的ooc有
*婉拒拆逆ky言论

私设迷之兔兔能把人变成兔子,想恢复的话必须要经过兔子(幼年)→兔人(少年)→人(成年)。
其实就是单纯想看痴仔带孩子和兔崽子黄乐(没有)。

1.

  当一干武当弟子气势汹汹地冲进鸣剑堂时,华无痴差一丁点就送上一份快雪时晴。

  他的铁剑已经磨好了,衣服也换上了新的,连头发都梳的油光发亮——今天是和黄乐约好拼剑的日子,连窗外长年累月的雪都好像比平时更干净了。他一大早就起来舞剑练习收整自己,却没想到日上三竿了黄乐也没来。正当华无痴怀疑黄乐这个月是不是不来了,就传来有武当弟子闯山门的消息。

  然后武当的小道长们就气势汹汹地踏上了鸣剑堂的雪坡,乌泱泱地聚在门口。


  谷潇潇是从不负责这样的事情的。华无痴把刚磨好的铁剑放下,拎着平日里练习的木剑出门。还未等他开口询问,为首的道长就将一团锦衣递到他面前。真是浪费啊,华无痴想,这料子得多少钱啊,就这么皱皱巴巴的搓成一团,武当的还真是人傻钱多。

  然后他看到这个布团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动了动,再然后就看到了这群小道长各个悲痛欲绝的表情。


  “这是黄兄?”华无痴和那几个小道长聚围在华山用石头垫好的木桌边儿,锦衣裹着的生物一动不动的伏在桌子上不搭理人。他忍不住用手指顺顺那生物光滑的毛皮,软绵绵的还挺好玩儿。

  于是那几个武当弟子七嘴八舌的解释起黄乐变成这样的原因。起因是从金陵回来的小棠带了个玄妙的玩具,大家围着看时黄乐手快摸了一把,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这样,连掌门都说没办法变回原样。

  “所以你们就把他送到华山来了?”刚算完账的谷潇潇加入话题,她打量一番桌上的生物,脑袋里飞速的打起算盘,“华山可不是养动物的地方,这几位武当的少侠总得给个解释吧。”

  为首的那人从善如流:“这不是到了向华山讨债的日子么,黄师兄这几天躁动的厉害,还咬人。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和掌门及各位师叔商量,把他送到华山来的。”

  他展示还扎着绷带的手,又开口道:“当然,债务问题还是按照黄师兄平时的方式来,这段日子的债务就先免了吧。”


  他们絮絮叨叨地交代了半天。吩咐着说黄乐平日喜欢吃什么东西,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起,什么时辰的要出去散步,最后还送上一包碎银说是生活费,磨蹭了半天才一个个哭丧着脸走了。

  等鸣剑堂又恢复了以往的安宁,华无痴才托着桌上黑溜溜兔子的腋下将其抱起,他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迟疑着开口道:“黄兄?”

  兔子蹬了蹬一对毛茸茸的后腿,长耳朵支棱了起来。


  武当发布课业的弟子早就换了人。新来的道长不苟言笑话也不多,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连那暴发户都对他有几分畏惧。去接课业的师弟们一个个战战兢兢,听说上次有个小师弟顽皮,不小心将这位任淼道长撞出了脾气,不但挨了利利索索的一套斩无极,还收到一份比困难还刁钻的金顶课业一条龙。

  “小棠师兄啊,你为什么要把黄乐师兄整到华山去啊。”前些日子受到小师弟一边儿抹着不存在的眼泪一边儿赖在萧居棠身边,他太想念之前那个怎么玩笑都不大生气的黄乐师兄了(也许只是因为他修为不高打不过罢了),“任师兄太凶了呜呜呜我好害怕啊再也不敢去做课业了。”

  “这你就不懂了。”十岁的小孩人小鬼大,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顺便收了这小弟子的三根糖葫芦后送他去躲剑阵。


  其实萧居棠也不太确定黄乐是不是对那华山少侠有点儿别样情愫,只不过一向对武学不上心的他会以“拼剑”作为追债的赌注这事儿颇为反常——更别提黄乐满身灰尘从仓库中扒拉出来那么些破剑匣还傻呵呵的笑了。

  肯定有鬼啊。萧居棠这么对宋居亦说,于是他们俩毫无顾忌的卖了一块儿偷闻师叔酒的队友。萧居棠早就听宁宁说童趣节的新玩具,那种经常被暗香的姑娘拿来逗师弟的迷之兔兔玩偶,如果在那东西身边儿呆上一段时间还乱摸就会变成兔子,所以他就借着去金陵收集故事的机会买了一个回武当,还顺便一封书信将在江南游历的任淼招呼回来了。

  等萧居棠准备好东西后,宋居亦就开始诓骗毫不知情的黄乐了,事后宋居亦这么说——

  “我跟他说小棠买了新玩意一块儿去看看吧,乐乐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后殿扫地,收拾,等我收拾好了,要看玩具。我叫乐乐,没有应,出门去看,只见地上有一只兔子,没有我们的乐乐了。”他接着但是笑出声,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于是道字辈的几位前辈开始商量着要把变成兔子的黄乐怎么办。闻道才对他和华山少侠的事已经有了察觉,加上萧居棠几句推波助澜,再结合着华山这么多从来没还过债的情况下——就变成了掌门也变不回黄乐,还是送到华山的那位少侠那儿去吧,省的黄乐以后每月不去拼剑被怀疑。


  黄乐就在这么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变成了兔子,叫回来的任淼就在这么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成了发布课业的弟子。所以黄乐痛快利索的咬了好几个想来吸兔的师弟的手,任淼毫无顾忌的发下去好几个困难课业一条龙。

  于是小道长们各个哭丧着脸,期待黄乐师兄能变回来的那一天。



————————
这是一篇充满ooc和私设傻屌文!
任淼道长是我家儿子过来客串一下,他未来的对象也是一位华仔啦不过还没有具体想法,有没有哪位少侠的华山儿子愿意跟我儿子来个快乐拉郎配(?)。

因为目的是顺利的把乐乐送到华无痴手中(?),其他几位的ooc是有的。所以不要说掌门和师叔不会把乐乐送到华山去,划重点。

最后再问问,华乐有同好群么。

【楚留香】『华乐』双向暗恋

*华山(华无痴)x武当(黄乐)
*新手司机上路
*婉拒拆逆ky言论

病中/双向暗恋/非强迫注意避雷。

链接走评论区。


这篇是作为党费、纪念我和我专痴恋爱一星期、给我超喜欢的樱桑高考应援。

肉不算特别多一点都不香艳,主要是想试试感情描写,划重点。

看!!我家卓然和他家荼白!!!

桐笙:

七河河的暗香儿子和我的荼白——

师徒俩吃桂花糕。
“师尊,喂我。”
“…”

【楚留香】『少暗』不说不破.1

*少林(荼白)x暗香(陈卓然)
*表面年上实则年下/白切黑有
*前篇见→《非兰》

全文设定与游戏主线是不相关的。


  陈卓然狠唾一口。呸,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自己养大的小孩捅了一刀,现在还要这么狼狈的从暗香逃出来。

  现在他一个人站在江南的雨中,往日温婉多情的雨丝正撕咬着他的伤口,连衣衫都被血洇染的一塌糊涂。他疼,他浑身都疼,不论是匕首刺的伤口,还是双腿间不能明说的地方…想到昨夜的疯狂他甚至有些作呕。真是晦气,就仿佛被自己拴养戏弄的小狗咬了一口一样。

  但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卓然记得他衣裳里还揣着一小袋银两,虽说不多但也应该够他在这客栈凑合一晚了。


  当卓然靠在盛着热水的木桶里时,他才短暂的放松下来。他将自己的身体清洗干净,又把伤口重新处理了一下——他刚才拜托店小二买的金疮药和绷带送上来了,沐浴后再敷药包扎,明天就能行动的自在些了。

  窗外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同清冷的月光一并洒在卓然耳畔,江南久违的夜晚啊,他感叹一声。他记得上次来江南还是跟着疏影师兄一起的,还顺带着拉上了那个捅了自己一刀的小师弟耀——他们一并坐在茶馆里赏月,追求师兄的大和尚殷勤的端茶送点心,最后他疏影师兄和那大和尚终成眷属——后来也是同样的月色,耀对他说了句喜欢,然后便是温柔绵长的亲吻。

  狼心狗肺的东西,卓然心想。


  他那点儿银子根本能支撑着他生活多久,顶多再多住几个晚上,还不算吃饭的钱,卓然觉得他生活堪忧。他本就不是什么擅长理财的人,这么贸然一人偷跑出来恐怕活不过一旬。暗香是自然不能回的,他赖以自豪的身手也根本使不出来——他已经亲手将唯一的武器还给兰花先生了。

  红榜白榜揭不了,又没个什么维持生计的手艺,卓然甚至有了去点香阁沏茶的念头,但很快就被他抛诸脑后。点香阁的人卖的是艺,靠的是脸,得迎合着金主的意思说话,让他那么去受人脸色,还不如叫他直接自杀呢。这让他只得暂且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开始考虑偷窃的可实施性。


  江南的风景是正好的。清晨的薄雾拢着半片天空,三两流云怠怠地浮在空气里,再加上偶尔听闻的清脆鸟鸣——这让卓然心里的烦闷少了几分,脑袋也转的更灵光了。

  前面似乎有一个少林弟子。他们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想必是不会对一个只有十七岁还受着伤的人不管不顾吧。


  荼白觉得压力有点大。这个施主似乎受了重伤,后背血淋淋的一片,这让他根本不忍心将他继续留在原地——但是他这次来江南本来就要采购一些东西,倘若再带上这么个人,不但行程上要慢很多,在师父那边也没法解释。

  “救命…大师,救救我…我不想死。”那人用苍白的手指拽着荼白的衣角,通红的眼眶掩盖在糊着泥巴的长发后,泛出些晶莹的泪水。

  荼白叹了口气。他到底是看不下这么个手无寸铁还身负重伤的可怜人倒在江南的街边。更何况他伤在后背,定不是他自己造成的,指不定这人还受着追杀,性命堪忧呢。


  这人自然就是卓然了。他将刚包扎好的伤口撕裂,又让自己在泥土堆里滚了一圈儿。他本身就是一种病态的苍白,倒也是有种失血过多无力的模样。

  所以他成功欺瞒过荼白,被他带到客栈去——这客栈比他随便住的小破店高端多了,空气中都飘荡着菜香,连店小二都笑意盈盈,眼底闪睿智的光。但是卓然根本无暇享受这一切,他知道这少林的秃驴肯定要抓着他问东问西,把他后背那个伤口搞清楚。所以他要提前编一套完整的说辞,还要将自己衬的楚楚可怜,惹人怜惜才是。


  清茶入喉,再配上清淡的白粥咸菜。荼白给卓然清理伤口擦拭身子,连背后的伤口都被重新包扎过了,用的是上好的金疮药。卓然忍不住在内心感叹这些个秃驴用的果然都是好东西,还揣测着如果他诓的是武当道长,会不会有更好的待遇——不过武当的道长可能根本不会搭理他,毕竟他们光应付华山的那群都够麻烦了。

  这么想着的卓然忍不住闷在枕头间笑出声来。还好他碰上了少林的正经和尚,运气真好,看来上天注定着他是生来享福的。

  但是只是被救可不行,卓然心想。他得想办法留在这个和尚身边,只有在少林的庇护下,他才能逃离耀的追捕——如果这小子会去追捕他的话——他才有办法将他计划中的报复一步步实行下去。


  “施主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贫僧扎的太紧,弄疼了施主么?”

  荼白只看到卓然颤抖的肩膀,他不知道这施主是怎么了,只能小心翼翼的揣测。这人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整个人也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还受了那么重的伤,如果再被自己包扎弄疼可就真是罪过了。

  “没有…多谢大师,我没事。”卓然闻言赶紧收敛了笑容,用那种他自认为楚楚可怜的声音开口。他的脸躲在荼白视线的死角,此时正快速转动着漂亮的眼珠构建谎言。

  “我…我叫卓然,小字无兮,十七岁,是金陵人,本来是到江南采购些茶叶给家父做生辰礼,却没想到…”他低下头,用白嫩的手覆盖面颊,立即在话语中染上了哭腔,“却没想到刚到家时就发现父母仆人全都被人杀害身亡…我葬了他们,却也被那群歹人盯上了。我逃到江南却被他都抓到,被捅了一刀…装死才躲过一劫。”

  卓然抿唇,他突然想到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把一切都推到耀的头上,岂不是一举两得。依靠少林的力量,一定能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不可磨灭的教训。于是他又道:“是兰花的味道…追杀我的人,他们身上都是!”


  荼白没想到竟然牵扯到那个神秘的门派暗香,他只得用手掌轻轻抚摸卓然的头顶,安抚着他的情绪。暗香的人虽说下手无情,但是杀的都是些恶人,而这位恐怕是被做了恶事的家人蒙在鼓里了。荼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他只得将他所知道的都告诉卓然,听他自己判断。

  “阿弥陀佛,施主恐怕是遇到暗香的人了。但暗香门派从不乱杀无辜之人,这之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施主打算怎么解决。”

  卓然心道。谁说暗香的人都秉持正义的,我可就是杀了不少无辜的人——他在心里得意的笑,既然你这秃驴要听我的意见,那就别怪我了。

  “请大师收我为徒,传授武学经典。我…”卓然抬起头,用那对泛红的眼睛瞧着他。他勉强挪动身子同荼白面对面,显得自己是郑重其事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要亲自搞清事实,行走江湖,给我家人报仇!”

  他面对着荼白重重地低下头去,再抬起身子时两行清泪顺着苍白的面颊流下。

  “师尊。”


——————
这篇好像是个中短吧。

荼白和陈卓然的坐标在清和风慢亭吹雨,荼白人设来自 @桐笙 尧悦家儿子。
卓然本来就是黑的,哄骗清纯大师荼白,后期不会洗白的。

关于耀和卓然。
卓然一开始是对耀动心的,但是被耀捅了一刀以后,就觉得自己之前那点小心思仿佛都喂了狗一样,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特别蠢,所以同样就很想报复耀。再加上耀兄弟重逢了,卓然就想毁掉这样的场景!

然后下面是命格☆
荼白:正义4 仁慈3 随和3 多情2
陈卓然:邪恶5 玲珑4 好战2 无情3

其实我觉得卓然27岁的人了还假称17真的超级可爱的。想让假装是17岁但是27岁的卓然向25的荼白撒娇讨零食。

Ps.谁教教我怎么用手机插入超链接1551

“我深爱你,我无所畏惧。”
“如果为你,我所向披靡。”

  跟我最喜欢的师姐的合照,本来想利用成男死亡姿势弄出那种类似臣服的情景来着,不过死亡的时候不能拍照截图还有红边就很心烦啊。
  所以只有几p公主抱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美丽绑画 @池昼 的《非兰》人设,昼昼最好了啊吻他。
耀(pve)师弟x卓然(pvp)师兄
给儿子穿上自己垂涎许久的破阵子,满脸都写着开心!

然而卓然还会在下一篇更新中作为主角之一出现,双倍快乐。

身在无间心向桃源。太子殿下无敌美好了…
Ps.我永远喜欢花城

楚留香手游搞的!我外观不多实在是搞不出花城主的小辫子和眼罩
再ps.我会交党费的

侠客行·月明天籁,暗香们在兰亭暮春的合影。记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