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

何须臾的女朋友v

填词:挣脱谜团·《第五人格》求生者全员向

挣脱谜团·《第五人格》求生者全员向
原曲:《安娜的橱窗》
原词作:著小生(半木生)
二填:花七河

【园丁】
精心的培养 玫瑰束成镣铐
火焰承载新生灭亡
【医生】
天使的裙角 倒映恶魔的笑
婴灵无声哭嚎
【律师】
欺骗是热烈的伪装
爱从不休止于死亡
【“慈善家”】
上帝的口袋中是否偷藏希望
【幸运儿】
一无所有剩运气缠绕
神明请听我祈祷
【冒险家】
大千世界亲自走一遭
这双腿不会疲劳
【空军】
终将举起那真实之枪
我拥有我的坚强
【魔术师】
白鸽舒展虚幻的翅膀
宝藏何处寻找
听钟声已被敲响 古旧日记指明方向
终将凝聚于时光 烈焰舔舐残旧希望
亲眼所见非信仰 真实亦可能是弥障
深渊冰冷又漫长 别想出逃

【佣兵】
战争的号角 被迫遗留恐慌
不向同伴挥舞军刀
【机械师】
摇曳的怀表 被迫消弭天堂
我是你的骄傲
【舞女】
八音盒演奏的开场
独身一人紧紧不放
【前锋】
汗水磨砺过的少年激情冲撞
【盲女】
我能触摸隐忍的辉光
黑暗从不是屏障
【祭司】
古老密语遗留的信仰
过度忠诚的向往
【调香师】
轻盈喷洒那忘忧之香
被封存的旧配方
【牛仔】
西部沙砾研磨出坚强
绝对不会退让
听钟声已被敲响 古旧日记指明方向
终将凝聚于时光 烈焰舔舐残旧希望
亲眼所见非信仰 真实亦可能是弥障
深渊冰冷又漫长 别想出逃

谁能解脱注定的镣铐
暂停循环游乐场
谜团能否揭开的讯号
掌握在你我肩膀
庄园机密深刻的隐藏
何日能重见天光
翻开日记破旧的边角
真相还在前方

——————
⚠没有cp向,不要刷cp,谢谢。
⚠过几天会出监管者全员的,也是用这个曲子。
⚠已经得到原词作授权了。

不知道打什么tag,为了增加热度,我就打几个我喜欢的求生者的tag吧。

【第五人格】『裘杰』屿之歌.2

*党费
*裘克(歌手)x杰克(冷面大副)
*拆逆等ky评论直接删除并拉黑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背景架空有,未考证历史
*前文见主页

————接受无能左上,准备好了吗↓————

   在第二天当杰克再次睁开眼时,迎接他的终于不是码头旅馆里潮湿而又腥臭的空气,而是拉着帘子过分昏暗的小房间,身下是软绒绒的干燥被褥。这份难得的安逸让他舒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感谢他到达美利坚之后第一个安稳的夜晚。看来他应该重新给裘克定位:一位疯狂,却又足够真诚艺术家。他心满意足地坐起身,套上他规规矩矩的衬衫,甚至还在口中哼起轻快的小调,然后他就被哒哒的足音打断。这是那位歌手先生的义肢与地板碰撞时发出的声响,杰克整整领带,他需要好好的和裘克道谢,然后一同谋划接下来的生活——但是当他看到裘克手中拿着的东西时,他忍不住重新思考他们的同居生活是否能顺利进行。

  如果让杰克说他最不喜欢的食物是什么,那一定是被两片面包夹着,塞满烂七八糟的蔬菜叶与火腿肉,还要用黏糊糊的沙拉酱涂满的三明治——正巧这就是裘克手中拿着的食物。而此时这位美利坚歌手正大嚼着这块莫名其妙的混合物,就这么尴尬的同站在房门口的杰克面对面。在那一瞬间他开始怀疑自己仓促地同裘克住在一起会不会太草率了,他们需要调节理解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于裘克来说,他不拘小节惯了,突然有了个跟他处事方式完全不同的同居者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但他也只能努力给这个英国绅士留下个好印象。他将口中的食物吞下肚,然后尽量扯出友善的微笑来,“啊…早上好啊,杰克。”他说。这样的行为似乎能博得来自伦敦的绅士的好感,他那双微蹙的眉毛似乎已经缓和很多了——虽然裘克先生从不愿意对谁做出讨好的姿态,但面前这位绅士似乎值得他暂时的低头。

  “早上好,裘克。我想你应该停止食用这些…毫无营养的早餐,或许以后的饭食可以交给我,也算是我支付给你的房租。”杰克这么说着的同时露出一个称得上温和和善的微笑,他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一般将衬衫的袖口上掖但手肘,露出一小段白皙的手臂;他看向裘克的视线中带着自信和沉稳,这些组合在一起终于是让裘克彻底让步——有个人做饭算不上坏事,更何况这人还是个最擅长享受的绅士,不是吗。所以他放心地将厨房交给杰克,还详细的告诉他各类食材所在的位置,然后他就安心出门去了。即便裘克失去了右腿,用义肢支撑着走动,但他还是要在早餐后进行固定的晨跑——港口的早晨拥有最清爽干净的海风,连阳光都温和的像是浸了蜂蜜酒一样,更何况裘克可不希望自己变成四肢无力,只会蜗居在家里沙发上的懒汉,他甚至要保留自己形状完美的肌肉和好身材。


  当他散发着令人沉醉的男性荷尔蒙踏入房门时,杰克正端坐在餐桌旁边,他面前是点缀着各个果蔬的烤面包,还有两杯似乎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这让刚刚运动完的裘克胃口大开,被三明治填充的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份早餐看起来比他自制的三明治好太多了,把厨房交给这位绅士可能的确是最正确的决定,裘克这么想,然后他低头看向从容不迫姿势优雅坐在一边的杰克,对方似乎是接受到了他的目光,很快便扬起个礼貌的微笑开口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尝尝我的手艺,裘克…他们看起来应该很不错吧。”裘克笑道:“当然,我当然愿意,它们看起来好极了,虽然我早晨很少喝咖啡。”他用刀切下一小块来,焦黄的面包上点缀着金黄的玉米粒和火红的蔬菜,下面还衬着他最喜欢的沙拉酱——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裘克用叉子将那块面包送去口中,咀嚼片刻后却突然变了脸色,他僵硬的将那一小块面包吞咽下去,迎着杰克期待地目光勉强组织语言。

  “杰克…你为什么要将玉米粒和辣椒配在一起,味道太奇怪了。”

  “可是那样配色非常好看,符合美学。我本来想用草莓的,可是你家并没有储备,不是吗。”

  “相信我,真的——草莓和玉米搭配在一起的味道更让人接受不了,我真的不应该让英国人进厨房。”

  杰克想反驳裘克的话,那份装点得体的早餐明明看起来非常美味——是的,只是看起来,这位绅士在制作完食物之后根本没有自己先品尝味道的自觉。他熟练地切割下来一小块面包,在裘克绝望而又钦佩的复杂眼神中将那块东西送去口中。“杰克…你真是个真男人。”他听到裘克在耳边这么感叹,合齿开始咀嚼自己亲手制作的食物。

  辣味毫不留情地刺激着喉咙,连带着玉米软糯的甜味都变得根本无法接受。杰克觉得自己口中似是灼起了火,那就好像是在食用颜料一般诡异的味道。看来看起来美丽的东西不一定都能发挥它真正的作用,但是杰克可不允许自己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勉强维持着镇静的神色,可是被辣味刺激的微红的眼角却出卖了他的情绪。他本想故作冷静将这块出自他手可却根本难以下咽的面包吃下去,然后证明给裘克看他是错误的——但那块面包还是被这座房子的主人非常浪费的丢进垃圾桶,裘克毫不留情地制止了杰克本欲出口的抗拒。“相信我…呃,可能有的人天生就不适合做饭,对吧。”裘克勉强组织者着语言别扭的安慰这位在厨房中受挫的绅士,“做饭还是交给我来吧,杰克,我也没穷到家里多一个人就吃不起饭的程度,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做我的灵感之源…我求你了,绅士,你做饭真的太恐怖了!”


  杰克最后还是妥协下来,坐在餐桌旁边默默品尝着来自歌手先生的特色主打美食三明治,说实话,裘克自己在做饭方面也不太擅长,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工作岗位,而这段时间是他在两次演出时短暂的休息期:当裘克抛去他地下歌手的外衣时,他的真正工作是在公园马戏团里工作的小丑。裘克虽然生着一对下垂的唇角,但是他有一张绘制的栩栩如生的面具——那是一张非常英俊的假面,能吸引不少小孩子向他们的父母吵闹着要购买他身后的五彩气球。然而最热门,拥有最多小孩子喜欢的裘克先生的搭档是一位表演畸形秀的“蜘蛛”小姐,他们每一场表演都会爆满,几乎每个来到公园的人都在谈论他们天衣无缝的默契表演。“我喜欢我的工作,非常喜欢。”裘克在对杰克谈论到自己的工作时眼底烧起一缕令人着迷的狂热,在那一瞬间杰克甚至把裘克当成了他的同类——一个臭名昭著,沉溺鲜血的杀人犯,但是他很快便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这位先生顶多是一个疯狂的歌手罢了。

  “啊…杰克,过几天我可能需要出去很长一段时间——巡演,我们的马戏团要进行巡演了。”杰克往面前的咖啡中加兑方糖时听到裘克这么说,他抬起头,声音的主人正懒洋洋地将义肢搭在另一条腿上,然后将杯子中的那点咖啡一饮而尽,“我记得附近的酒馆正在收服务生…对,就是我之前带你去的那个,我很熟那里的老板。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去那里工作?”

  杰克不得不承认裘克在某种情况下的体贴能让别人备有安全感,虽然现在他们正盯着令人非常不快的正午太阳往那个小酒馆赶去。白天,尤其是正午的港口是静谧的,出海的渔人未归,小孩和姑娘们也都不太乐意顶着烈日出门,连酒馆中的客人都屈指可数,这让杰克刚一进门就看到坐在吧台后面柔顺漂亮的小姐。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它们乖顺地盘在姑娘的头上,这让她透露出一股大和抚子的气质——她是一位来自东洋的女人,却能讲得一口流利的美语。杰克在路上时就听裘克喋喋不休地介绍过她。这位芳名为美智子的女士拼尽全力逃脱了丈夫的母亲的非人的虐待,目前在港口开了一家酒馆维持生活,当然,她也将在日后成为杰克未来的顶头上司。杰克很欣赏这位女性,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东洋女人和顺温婉的眉眼中镌刻着骄傲与沉稳——这与那些夭折在他手中的肮脏妓女截然不同,在杰克看来,她比她们更生动,也更值得尊重。

  “绅士,喂——杰克?看呆了吗。”裘克的声音骤然响在杰克耳畔,这让他终于从过去与现实交织的幻境中回过神来。面前美丽的东洋女人正抿着好看的唇色看他很久了,上扬的唇角甚至扬起一抹深长的笑容。杰克自觉失态,将手臂搭在自己胸前俯身问好。“杰克君…奴家已经听裘克君提到过您了。”美智子微微欠身,乌黑的长发顺从地顺着耳畔滑落,“您同裘克君的关系可真好,以后有劳您多多关照了。”


————————
垂死梦中惊坐起,上次更新居然是五天前,对不起,我错了。
美智子和瓦尔莱塔跟裘杰双方都是友情线,是助攻。
因为参加了比赛想要头像框,所以渴求第一章的红心蓝手!

关于文里的公园和马戏团并不是裘克之前的公园和马戏团。悄悄剧透,其实裘克的真实身份也是一个逃犯,他杀了微笑小丑以后放火烧了马戏团,娜塔莉失踪,他带着瓦尔莱塔伪造身份逃到现在的马戏团里。因为没有微笑小丑,以及裘克自制面具的存在,他现在在马戏团里非常吃香!
希望这样能让裘克和瓦尔莱塔开心快乐一点点…不想刀他们了。

【第五人格】『裘杰』屿之歌.1

*党费
*裘克(歌手)x杰克(冷面大副)
*拆逆等ky评论直接删除并拉黑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背景架空有,未考证历史

————接受无能左上,准备好了吗↓————


  里奥的船上最不缺的就是热闹:年轻的船员们喜欢整宿的派对,喜欢让泛着泡沫的啤酒从杯口满溢;他们唱着不成调子的歌,让帆船的阴影在月色下的海洋中前行——杰克就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生存了一个礼拜,好在清晨时他就能脱离这些年轻人无用的活力,正式踏上美利坚的土地,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新生活了。

  杰克抬起头看天上的月亮,将背后嘈杂的声音抛诸脑后。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安全无害,好像还有点古板的年轻绅士,正在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独身旅行。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为什么会在这条船上:海风已经将他手上停留的血腥味儿清洗干净了,却不能洗净他灵魂中沉积的罪恶。开膛手杰克,令伦敦城人心惶惶的杀人犯正乘在开往美利坚的轮船上——当黎明的天光洒在那片土地上时,他就能给自己捏造一个新身份,彻底的将自己变成一个移居到美国久居的好绅士。

  他眯起那双湛蓝的眼。借着细微的光芒,前方的浓雾中已经隐约出现了城市的小轮廓。杰克悠闲地哼起小曲来。

  欢迎来到纽约。


  生活在港口附近的小孩们都对裘克又喜欢又怕。他们喜欢裘克疯狂却动听的摇滚乐,却又害怕他那夸张的妆容。瞧瞧那一边黑一边白的奇怪发型,脸上诡异的纹身,还有他像疯子一样夸张的笑容!偶尔会有几个年轻人会在路过他身边时吹个不客气的口哨,也会有欣赏他的人给他两枚硬币——可是裘克先生从不在意这些个没意义的施舍。他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甚至还有一套不算大的房子。他坐在港口、街边、公园的石凳上弹他的吉他完全是出自爱好,所以他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发善心的施舍行为,简直无聊透顶。

  但是这个拥有一头黑发的绅士已经是第三次往他面前投钱了,这让裘克不得不分出些注意力在他身上,要知道这座港口可很少有这种体面到几乎古板的人。他眯起一双猩红的眼打量黑发男人的背影,发出嗤嗤的笑声猜测。他应该是个外国人,最有可能就是来自英国的——那里有一堆虚伪做作的绅士,还有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瞧瞧他身上那身浅蓝色的西装,还有不苟言笑的模样,就连他往地上扔钱的劲儿都带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装模作样。裘克咂咂嘴,将钢镚和纸钞一并收到衣兜中。

  这个古板绅士不管是哪个角度都让他火大,可是见到他的时候偏偏又有不少新奇的旋律与词汇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大脑。他是一位热衷于摇滚乐的歌手,他需要灵感填充那飘荡着疯狂因子的脑袋;他需要创作出全新的作品,为他久久停留的码头、为这座浮夸的城市、为深藏在记忆深处的初恋情人做一首曲子——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个身穿淡蓝色西服的男人的背影时,他脑袋里止不住的都是性感热辣的词汇,记忆中性感的红发女郎活跃在英国绅士的背影中。裘克还没从短暂的震惊中脱离出来,两三枚钢镚落在地上的声音就将他扯回现实——这老绅士居然把他当成乞丐打发了。

  裘克抬头看看逐渐昏黄的天空,夕阳的余晖将他头发镀上一层看起来高贵的金边。这个古板的英国——暂且当他是英国的老绅士已经是第三天经过他面前并且“施舍”几枚钢镚了,这让他多少有点不快。于是他停止沙哑却又性感的歌声,收起那个破旧的吉他高声呼唤只留下一个淡蓝色背影的男人。

  “先生…呃,对就是你,前面的这位先生。我又没有能请你喝一杯酒的荣幸?我想我们必须谈谈你把我当成个乞丐打发的事…对吧!”

  

  杰克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疯子缠上了,准确来说是一个疯疯癫癫却拥有不错歌喉的街头歌手——他欣赏这种随性而又猖狂的音乐,但是这不代表他喜欢被唱歌的人强行拉到开在街角深处的破酒馆里。

  所以他现在被迫看着明晃晃的等发呆。街头歌手的力气就和他体内蕴含的爆发力一样惊人,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拽离了那个码头。地下歌手拥有一脑袋颜色诡异的头发,还有夸张的妆容和野蛮的力度,他用手指敲打着吧台桌面,让杯中劣质酒液随着他身体摇晃倾洒出来—他轻挑地吹了个口哨,却对他拐走杰克的理由闭口不谈。

  正当杰克按捺不住打算询问他所谓的“当成乞丐打发”是什么意思时,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歌手先生终于开了口。“绅士,你不是美利坚人吧,最起码你不是这里的人!”然后他顿了顿,接下来用像是唱歌一般抑扬顿挫的语调说出接下来的内容,“如果你不介意——我有个小房子,你要不要跟我住在一起?”这些日子杰克一直暂居在港口一个潮湿的旅馆中,他根本无法再继续忍受那沾着腥臭味的床单和被褥了,如果有人愿意暂时收留他自然是好事情——可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就疯疯癫癫,还仅仅只有几面之缘的地下歌手说出的话真的靠谱吗。

  可是他又能从一个异乡人身上搜刮到什么油水呢?!杰克可不认为美利坚路上随随便便冒出来的一个地下歌手能要了“开膛手杰克”的性命,如果这件事成了事实,伦敦那群愚蠢的警察岂不是要笑掉大牙。杰克听了裘克的话后短暂的思考,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但他身上的钱的确不能支撑他再继续住在旅店中了。相较于露宿街头,和一个安全程度未知的地下歌手同居反而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这位地下歌手…杰克打量坐在身边的粗鲁男人:他将杯中的麦芽酒通通倒进口中,然后大大咧咧地用袖子擦拭掉嘴边的酒液。

  这也许不是一个很优秀的同居对象,但是好像比港口旅店让人容易接受的多——前提是这家伙说的都是真话。杰克端起酒杯细致地品尝一口,果不其然,这里的酒都像是掺杂着酒精的糖水一般让人无法接受,但它最起码比船上的劣质甘蔗酒强多了。

  好处挺多,坏处也不少,这让杰克叹了口气,甚至开始怀疑现在扭头就走是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他自小接受的高等教育终究是制止了他做出这样失礼的行为。杰克看了看裘克笑意盈盈的脸,想到刚刚踏上美利坚的土地时便听到的疯狂歌声——他借着细微的天光瞧见那是个造型夸张的地下摇滚歌手,正拨弄着破吉他嘶吼着几句绝望的台词。杰克忘不了他当时内心强烈的震撼——那甚至还要超过他亲手剖开妓女们小腹时带来的快感,那就像是谁在用锤子一下下敲击他的胸膛,将他所抗拒的疼痛转化为源源不断的兴奋和癫狂,让他混沌的、迷茫的大脑彻底清晰起来。

  “在邀请别人同居之前,最好报上自己的名号表示友善,歌手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图谋不轨,或者是有什么其他不该有的想法。如果您是真心实意的邀请我同住的话…我希望您能告诉我您的条件,以及您的名字。”


  裘克咧着嘴角止不住的笑,老绅士果然拥有一套不失礼节的说辞——可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清楚突然在心底翻涌的冲动究竟预示着什么,只能姑且当做是一个急缺灵感的艺术家在看到例子时的偏执与疯狂。他将杯中的麦芽酒一饮而尽,又借着昏黄的灯光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面前的男人。红发热辣女郎的身影愈发清晰,甚至在他身上活灵活现起来——一定是那该死的灯光搞得鬼。裘克晃晃脑袋,搬出那套他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说辞:“裘克,我叫裘克——先生,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急缺灵感的艺术家,我在你身上看到我需要的…我非常需要!我是否有幸能邀请你同居,完成我的创作呢!”裘克甚至用上了他嗤之以鼻的敬语,他知道自己在这位绅士身上看到了什么:火辣、性感、迷人、危险,他在昏黄灯光下的半侧脸简直让人疯狂。只可惜他还不敢大声的赞美出来——姑且当做是体谅绅士的薄脸皮好了。

  那套说辞让杰克找不到理由拒绝,面前的地下歌手似乎真的因为灵感匮乏陷入难得的瓶颈期,这副神态让他想起自己在绘制作品时杂乱无章的线条和色块。这点莫名的既视感同他与生俱来的骄傲掺杂在一起最终发酵膨胀,他看着裘克那双眼终于是下定决心。“好吧,裘克先生…我想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吗。”杰克停顿了片刻,组织脑内翻涌出的语言以便表露他现在的想法,“叫我杰克就好,如您所猜——我来自英国伦敦,真希望我们接下来能有愉快而又和谐的同居生活。”

  杰克向裘克伸出被深黑色手套包裹的右手,他一向用这种方式在克服自己洁癖的同时向他人表达友好。不出所料,那为地下歌手…现在应该说是裘克先生攥住他深处的那只手。他们在空气中轻轻摇晃几下,姑且当做是友好的交谈和熟识的庆祝。

  “欢迎来到纽约——来自伦敦的杰克先生!”

——————
其实没有特别明显的攻受区分,但是我私心喜欢裘杰!裘你们杰婚!
想了想是不是应该做一个自我介绍!
裘杰的小伙伴们大家好!我是花七河,bp了一个月裘杰以后终于决定开始产粮啦(其实也是看上了wy的活动对头像框心动了)。
红心蓝手评论都!请!吧!

其中裘克从杰克身上找到灵感的桥段和 @蕭清茫 大大那篇《追猎游戏》撞梗的问题已经和大大私信商量过啦!大大表示可以接受,以及非常感谢他的理解!

怎么办,好像莫名的很好吃!??

【王者荣耀】『铠策』无药可救(车)

*铠x百里玄策
*现代pa,警察铠x同僚大学生策
*ooc属于我

链接走评论,2k+小破车,翻车私信dd.

————

祝大家七夕快乐,退坑老花突然诈尸一下下。
本来想老老实实写个甜饼,无奈跳坑太久把握不好世界观和双方性格所以就干脆激情开车了。

有点点我流,双方都有一点点点的黑,无感情基础(但也有可能是双箭头)注意避雷。

☆一个个人置顶☆

你好呀我是花七河,白流景也是我,名字是随便取的没什么含义啦。

如你所见我是个咸鱼形写手。更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写的cp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这样,不喜欢的根本写不出来的。

秉承着“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理,喜欢看本命被压!
开车随缘,每涨100fo会点文一次。

写东西经常瓶颈期,主要原因是文风自己不喜欢——2018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自己喜欢写着顺手的文风。

冷圈同好/亲友/会画画的大佬/无敌喜欢的文风这几种是一定会关注的,我关注你就是我爱你,我不听我不管我就是爱你Σ>―(〃°ω°〃)♡→

同人文和脑洞练笔的区分方式。同人文统一用【原作名】『cp名』文名,而练笔是什么题目都没有的!

介绍一下自己最近的墙头↓

第五人格→裘杰(这个最喜欢)。其他是佣杰,佣械。大部分都可以接受,也算比较杂食啦。
楚留香→华乐,侠蔡。少侠之间吃华武和暗武。

王者荣几乎什么cp都吃。最爱的男人是橘右京最爱的女人是孙尚香。

千万要说的是!我天雷d5裘克受向还有杰佣,clx的华山少林受向,王者的守约相关bl尤其骨科。
我真的希望不要在我的评论区刷雷点,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绑画是三百年不更新一次的 @池昼 ,他是小天使欢迎找他约稿。

我是花七河,你好,请多多指教!

【楚留香】『华乐』双向暗恋

*华山(华无痴)x武当(黄乐)
*新手司机上路
*婉拒拆逆ky言论

病中/双向暗恋/非强迫注意避雷。

链接走评论区。


这篇是作为党费、给我超喜欢的樱桑高考应援。

肉不算特别多一点都不香艳,主要是想试试感情描写,划重点。

看!!我家卓然和他家荼白!!!

桐笙:

七河河的暗香儿子和我的荼白——

师徒俩吃桂花糕。
“师尊,喂我。”
“…”

来自美丽绑画 @池昼 的《非兰》人设,昼昼最好了啊吻他。
耀(pve)师弟x卓然(pvp)师兄
给儿子穿上自己垂涎许久的破阵子,满脸都写着开心!

然而卓然还会在下一篇更新中作为主角之一出现,双倍快乐。

侠客行·月明天籁,暗香们在兰亭暮春的合影。记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