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

橘右京是我男朋友的。

我不是特指谁。
橘右京相关的文,很多二设看起来就和原创小说一样,ooc的没边。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5

*ooc有
*攻受无差

5.

  右京给马可的定义一直都是勇敢的旅行家,机智的商人。现在他再修正一条,思维缜密的行动派。刚才他还和右京吃完和谐的早餐,才刚刚说过有办法了,现在就匆匆收拾东西打算出远门了。

  是为了逃亡吗,右京不知道,但是他并不认为马可是那种会因为几张小小的通缉令就逃之夭夭的人。但是他也并不发问——在他看来,马可一直是理智的,从容的。无论是“究极之花”也好,还是他所说的“天书”也罢,所有的问题他都能迎难而解。

  现在右京刚刚收拾好东西。他孑然一身到这大陆,以刀为友毫无牵绊,根本没什么好带的。马可周游列国,更是得心应手。不出一会儿两个人便轻装上阵。刚踏过房门,旅行家便冲剑客眨眨眼,他蔚蓝的瞳孔似乎是有让人安心的能力。右京看那形状姣好的嘴唇一张一合。

  “可爱的右京,你做过马车吗。”

  右京是没落贵族的后裔,以前听母亲讲过家世显赫时是什么样的景致,做马车出行基本是必备的要素。只可惜他并未生在那个时代,别说是马车,他甚至都很少踏出家门,每日都以剑道的修行作为基础。所以当他听马可这句话时他还是有几分隐约的期待的——就仿佛他和先祖一般,身体健康,能挥霍年轻的大好年华。

  不过他这次出门可不是单纯的为了玩耍游乐,而是有目的性的远行,就像是他远离故土到这大唐国度来一般。右京在心里暗暗谴责了这番过分驰骋的思维,那种虚无的,不切实际的空想实在是太过浪费时间。他深呼吸一口,就像是调整了微乱的心态一般。对方的问题还摆在那里,同时还有那让人面红心跳的称呼,过于分散的思维实在是不尊重他人的行为。

  “在下并未。”

  那个人似乎是有魔法吧,从他们勇士之地传来的,类似这个国度的“魔道”之类的东西。每次同他说话时的心情都是不同的,并非是同露露他们说话时的从容泰然,更像是同家乡的那位女子——在脑海深处熠熠生辉的心上人一般。这种想法让右京不寒而栗,他很清楚的确认自己喜欢的是女子,而且这次远渡的目的也是为了心上人。或许是和马可的距离太近了吧,让他的思维都开始乱了。

  “以及,在下并非担当的起‘可爱’一词之人。”

  马车似乎是行驶到了什么偏僻的山区,颠簸的路硌的右京有些不舒服。马可说他们要离开大唐一直向北到北夷去。右京曾听舞说过北夷公主的传闻,只是未曾想过他有一日也能亲自到那被冰雪眷顾的国度。若说不期待,只可能是口头上的逞强罢了。这些日子一直听马可讲世界各地的景致,右京也隐约生出几分环游世界的欲望。

  若是哪日能真正的为了自己,而并非去寻找那朵花的话,是否也能触碰到自由的影子。右京掀开马车的窗帘,此时似乎在林间小路行驶,两侧的树木恣意伸展着枝丫,叫不清名字的鸟儿清脆的鸣叫透露几分欢心,这些场景都让右京觉得新鲜——他正打算唤身旁的旅行家一起观赏着自然的馈赠,却未曾料想他已沉沉的进入梦乡。

  他肯定是累了。剑客似乎是怕鸟鸣惊扰片刻清梦,将难得的景色隔绝于窗外。旅行家的眉头微蹙,他想将它们抚平,于是右京便这么做了。舒展了眉眼的马可让他难以联想到他狡黠的双目,甚至快要忘了他对北夷那位新晋王者,对自己的利用。马车继续向前,依旧颠簸难耐,右京偶尔的不太想费劲千辛万苦寻那朵传说的花儿。

  如若时间可以停滞的话。

————

我还在军训中。不过这几天肌肉拉伤了可以不参加训练,所以就蹲在13℃的冷风用穿着单薄的军装更文😭。
我好冷啊。

好久都没看过这个了,12年的时候因为人设入坑到现在才开始补动画。
目前已经看到20集了,等追完动画再看漫画。
当时就对基尔巴特特别有好感,现在还是超喜欢他啊。
顺便奥基真好吃。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4

*ooc有
*攻受无差

4.

  就像是梦一样,昨夜经历的一切,右京躺在榻榻米上想。身边的人似乎还在沉睡,平日里熠熠生辉的湛蓝瞳孔此时难见,却也显得他的模样像个孩子般纯真。右京知道这都是表面——昨夜马可挟持了李白,他们才成功逃脱了狄仁杰和李元芳的追捕,估计今天马可和自己的通缉令就会遍布大街小巷。这种行为真是危险,又危险又刺激,就像是…马可说的什么“冒险”一般。右京叹了口气,此时天空已蒙蒙亮,估摸着沉睡的人应是要吃早餐的,既已无睡意,便索性起身准备早餐。

  他不知道西方人都喜欢吃什么,虽说以前听过面包这类的东西,但是根本毫无头绪不知从何下手。右京索性开始蒸饭,也许那位先生能接受的了和式早餐。

  马可是被食物的味道唤醒的,鸡蛋的鲜味刺激着他的鼻腔。他睁开眼便看见剑客的身影,高束的马尾和腰间的围裙都证明着香味的来源。马可情不自禁地舔舔嘴唇,他饿了,昨夜他的思维高速运转,再加上后来逃离追捕的疾跑——好吧,他自己承认,的确是因为准备不足有些狼狈了。不过这都不是目前的重点,剑客手中的食物更让他注意。

  木质的托盘放到他身边。右京低声同他问早安,对昨夜的事只字未提,马可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出口。他低头看托盘中的食物,木碗里晶莹的米饭点缀着几颗红豆,还有竹篮里正散发鲜味的厚蛋烧,漂浮着翠色蔬菜的热汤,无一例外的都刺激着他的食欲。只是——竹筷让他有些头痛,使用筷子可不在初次来到中国的旅行家知识范畴之内。

  “抱歉,右京。我并不会用筷子。”

  马可深思片刻还是说出口。右京支支吾吾地道歉甚至红了面颊,他最后还是自己拿了筷子给那旅行家喂食。

  这是马可第一次吃扶桑的食物,倒也觉得新鲜,更何况闻起来味道不算太差,索性就由他喂了。入口的食物热度正好,厚蛋烧和米饭一起入胃,再加上最后的热汤——当然还有一脸认真的美人剑客,他第一次觉得就这么平凡的下去也不错。直到剑客主动开口打断了他驰骋的思维。

  “马可先生,接下来怎么办。”

  这一切还是现实,他们都在寻找重要东西的路上,现在甚至还深处危险之中,刚才滋生的想法真是无稽之谈马可暗骂自己。饱食后思想明显活跃起来,他用未被手套包裹的白皙手指轻敲木质托盘做出副思考模样。

  对了,前些日子听说有人收服了整个草原,甚至马上要加冕为王。过去那些地方被魔种侵蚀时,大唐从未伸出援手,更何况传闻中那新王是苍狼之子,是蛰伏在深渊中猎手。借着他的力量,攻克大唐,收服长安——天书唾手可得。

  “我们也许需要帮助了,右京。”

  右京抬头瞧他,他不明白马可所说的“帮助”具体指的是什么。现在整个长安,甚至整个大唐都散布出去他们的通缉令,对机关术的窥伺恐怕是这座城市无法容忍的罪行。而且他们都来自异国,身处他乡何来援手帮助。

  似乎是看出来他的疑惑,马可眨眨眼重新展露出自信的笑容:“要知道,利益相同便能成为朋友,以及。”他攥住右京的手,就像是做什么神圣的宣誓一般将其移到自己的胸口,“以及谢谢你的早餐,可爱的右京。”

  他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真让人面上发烧。

————————

目前可能有个新的坑当然也是水果的,脑洞来自我樱 @樱桑是小纯洁
大概是现代设的贴吧体吧
我樱脑洞超棒!

百fo感谢跟风点梗!

占tag歉!
没想到我这种小腊鸡也有百fo的时候呜呜呜呜呜谢谢支持我好开心的!
目前可点的梗大概是这三个↓
罗京,铠约,策约
[偷偷说可以点右京个人向x]

我也没想到这么清水还会被吞。
私心打的铠约因为我自己是吃不下铠受的。
顺便恭喜自己百fo啦♡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3

*ooc有
*攻受无差

3.

  这样,是哪样…关于天书的吗。

  右京是个聪明人,他自小看清人世,不该问的事情从不开口。自从他看到鼓楼开始,他便隐约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再加上方才突然出现的“长安鬼”——这一切绝非巧合。右京再与世隔绝,他也清楚火药的含义,那和瘟疫一样象征着死亡。面前的旅行家轻而易举地便用火药将那“长安鬼”消灭…这让右京不寒而栗。

  他为什么能拥有这么多火药。

  马可是擅长用枪支的,从他腰间双枪射出的附上魔法的子弹令人闻风丧胆,甚至是右京也退让三分。难道是子弹中的火药吗,并未接触过热兵器的剑客这么猜测,同时不禁低头瞧向旅行家的腰间——双枪正安静地躺在那里,乍一看同模型无异——他赶紧摇了摇头缓解过于纷乱的思绪。

  回过神时面前竟恍惚多了个缥缈的人影,带着几分酒香,耳朵甚至还捕捉到了几分匆忙赶来的杂乱脚步。右京去瞧那自信的旅行家先生,只看他单指将帽檐抬高,被阴影笼罩的面庞表情难见。

  “什么人!”

  治安官厉声询问让右京稍有些不知所措,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让他的大脑有些难以负荷。鼓楼,先进的机关术,火药,长安鬼,还有面前的金发男人口中说的话。不是承载了知识的天书,亦不是包治百病的奇妙花朵,吸引右京相信这一切的是男人扬起的自信笑容,是长期以来他的陪伴。或许说是他的期待——各地缤纷的景色,形形色色的人群——那并不孤独的世界。

  但是他真的了解那个朝夕相处的人吗?他深蓝色的瞳孔里没有前路的方向,一切都是按照他计划好的进行,包括这个夜晚。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原因,只有精密的机关宣告着这个计划的真实性。

  他恍惚觉得马可是个疯子,只为利益不记后果的那种。他甚至有几分隐约的感觉,自己是被单纯的利用。

  只是樱花树下温暖的茶香,滔滔不绝讲出的各国景色,同乡女子狡黠的笑容,新奇时尚的流行玩意,还有各式各样的八卦。这些都从那位仿佛会魔法的旅行家口中说出,组成了这个斑驳陆离的世界,莫非都是那人为了博取他信任的手段吗?

  “右京!”

  他没时间思考了,马可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他耳畔炸响,他一抬头便是那闻名遐迩的剑仙锋利的剑刃。无暇顾及的剑客凭着本能出刀,斜挎的左脚安定了身形,无铭剑鞘安稳地接住了带着酒香的锋芒。他余光瞥见留着挑染的治安官和魔种密探戒备的模样,还有面前被姑娘们称赞的俊俏面容。

  “你要知道,中国有句古话。”

  右京听到马可口中吐露的中文,他侧头想要识别清楚其中的含义,却根本难以理解。直到他感到刀刃交错的频率缓慢下来,他才注意到不知何时,马可已经用那枪支抵着那剑仙的头颅。马可正对着那两位治安官,面上依旧是彬彬有礼却又生疏的笑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最近写的右京有点优柔寡断,挠头。

想绑个专属的画手

占tag抱歉!
我想绑个专属的画手,我厨all橘all守约铠all!!!策约铠约铠策水果组都好吃!
绑我求你们!!

【王者荣耀】『水果组』散尽春风.2

*ooc有
*攻受无差

2.

  这还是右京第一次看长安的夜晚,通明的灯火和记忆里安静的故乡小城是天壤之别。流动的色泽在夜空中分外亮眼,人声鼎沸是繁华词汇的一笔一划,构架成被世人赞美的绚烂光影。

  听说今晚是“花魁选举夜”,连那闻名遐迩的青莲剑仙都来喝酒作乐。右京四下环顾,周遭的建筑都明亮喧嚣,翻腾着生活的气息。

  他很喜欢这里,这让他多少觉得自己还正正经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嘿,右京,这边。”

  马可的声音似乎并未让那位剑客从一片光怪陆离的色泽中苏醒,他索性拽了剑客苍白的手腕擅自走了两步。入手的是骨骼的硬感,似乎是那位剑客病态的象征——他能活到找到天书吗,马可在心里这么想。

  “抱歉。”

  等右京回过神后才低声道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就像是飞蛾之于火焰。还有那个过于明亮的西方人,他的话就像是那传闻中的花一般蛊惑人心。或许是信任,这个自称是旅行家和商人的男人无法让人怀疑。

  是的,到现在为止右京也没有问马可“天书”是什么东西,只是粗略的了解了是“一切知识的载体”,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时马可模糊的介绍而。私下里娜可和不知火都有透露出对马可言论几分质疑,但右京都是摆摆手说句“无妨”。

  他还是选择了信任,因为他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了。

  马可带着右京在长城中穿梭,就像传闻中的鬼一般身形飞快。他们路过喧闹的人群,兴隆的店铺,最后在黑暗的小巷中游走。背后是长安众人品酒吟诗美人相伴的繁华,面前是查知真相的“天书”所在。右京感觉握着他手腕的掌心发热,甚至有隐约汗液。等他们穿过最后一道黑暗深巷,面前竟是巨大的鼓楼,机关和齿轮组建出的完美结构。借着鼓楼顶端隐约的光亮,右京看到年轻的旅行家脸上狂热的神情,就像是端详什么艺术品一般。他本欲开口询问马可的意图,恍惚一阵的寒气令他毫不犹豫地将马可拽到一侧——

  破空而来的旋转长链顶端是锋利铁钩,包裹着的虚无能量吞噬着空气的温度,直冲向马可方才所在的位置,未能得手便消失不见。右京回头,随瞧见那黑暗中缓步而来的深蓝色怪物,面目难辨,胸膛是混沌漩涡,方才可怖的钩子正被他握在手中。

  右京觉得手脚发凉,平日里他听那两个小姑娘絮絮叨叨地讲什么“长安鬼”的传闻,今日里怕不是被他瞧见真面目了。本为他国客,右京不想多生事端,本欲拽了马可先去其他的地方,或者是改日再来。却未曾料想他竟是一副坦然的模样,甚至单手持了礼帽至于胸前鞠躬施礼。

  气势汹汹的“长安鬼”和瘦弱的商人,怎么看都是后者比较弱势。右京瞧马可那般从容却也稍起疑心的,莫非是有什么合适的手段吗,直到瞧见他似是按下了什么按钮。

  伴随着噪声的是深蓝天幕上彩色的烟花,人们分分探出头看这难得壮观的庆祝景象。但马可身侧的场景可不算太美好,噪音带来的是爆炸,,是火焰是“长安鬼”挣扎的躯体。直到最后火焰燃尽,混沌的能量扩散到四周,强大的冲击甚至割伤了右京的手臂。

  “长安鬼”亦消失在了空气中。

  烟花依旧在继续,右京勉强以平日揩血的白绢包扎了手臂上的伤痕。年轻的旅行家在烟火下的身姿时明时暗,他面对着被炸毁的鼓楼残骸啧啧称奇。右京顺着 他的视线抬头,在被炸毁的齿轮遮掩下,鼓楼精密运转,这似乎是一种类似“机关术”的核心,承载了难得智慧和知识伫立在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城市中。

  “果然是这样。”

  他听到旅行家低声说。

 

【王者荣耀】橘右京性格分析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须臾间 恶疾肆虐扭曲未来曲线”

  “几言成诗篇流露所余光阴的眷恋”

  ——所爱的,孤独啊。所惧的,孤独啊。

 
  命数啊,千变万化。

——————

人物理解。

「只是个人对橘右京的看法」

分为三个时期。出生到肺痨前,肺痨到认识圭之前,认识圭之后。

  1.出生到肺痨前是遵从母亲的意思以“锻炼身体”为出发点练剑,打算以剑道导师的身份开始新的人生。

  2.肺痨到认识圭前是绝望的消极的,生活没有希望的那种。认为活着没有目标没有意义不如死了算了。

  3.认识圭以后对他一见钟情,圭成了生活的目标和希望。母亲早就去世了,把圭当成全部。愿意为她的笑容拖着残破的身体找传说中的花。

  综合来说,是专一痴情的男子,愿意为心上人做任何事甚至付出生命。不擅长和他人沟通,不会回应别人的感情也不愿意辜负别人的感情,所以选择一味逃避。

  他渴望和别人接触却又因为自己的身体害怕和别人接触,想和圭终成眷属却又因为身份差距和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敢回应她的感情。

  才艺诸多,擅长写诗书法作画。比起当时以锻炼身体为目标的“剑客”身份,我更愿意把他理解成诗人。诗人的感性在他矛盾的性格中是稍占上风的。

————

以上来自名朋橘右京w828也就是我.
希望有些同体有的同人文他妈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