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河

橘右京中心。

【病娇模拟器】「InfoAyano」恋爱比做个好记者还难啊1.2

花纹症设定

1.
  Info小姐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悄悄探出了一个花纹。

  虽说只是几笔勾勒图案,那花瓣的形状却让人一眼能瞧出来那花的品种——种了半个校园的樱花树,再眼瞎的人都该记住那花长成个什么样子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突然长在博学多识的Info小姐身上,不管不顾可不是她会选择的方式。更何况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说不定还能做日后报道的大新闻。她啪嗒啪嗒地敲击键盘在网络上查询资料。这是个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花纹症。

  她这是暗恋上谁了。

  第一个想到的人是Taro,然后她忍不住浑身一阵恶寒。虽说最近为了帮那个高二年级的小学妹追Taro多关注了一下他的消息,但是没必要自己首当其冲也陷入爱河了吧——不行。更何况那个小学妹已经手刃了好几个恋爱障碍物了,如果自己也喜欢上了Taor,怕是会处在一种不利的地位。一定还有其他什么人的。

  像是翻书一样,学校中所有人的名字像是过山车一样在她精明的大脑中突突突突开过去,最后竟一个个的通通排除,整个学校竟然没一个人符合Info小姐脑内的恋爱人选,除了——

  Ayano Aishi,那个黑切更黑的小学妹。

  刺激,太刺激了,比她脑补中的Budo和Oka携手在武术部门口跳骑马舞还要刺激。

  既然排除了所有可能性,将最后的暗恋对象锁定在了Ayano一个人身上,精明的姑娘就开始思考起解决措施。

  说实话,暗恋,不存在的。Info小姐刚想斥一句这莫名其妙的设定,尾椎骨突然一阵灼烧般的疼痛。像是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叮叮叮”

  手机的提示音唤醒她有些迷乱的大脑,是短信提示。她点开信息,发信人上清清楚楚的几个英文字母刚才还在她脑袋里乱跑搞得她心跳加速。不知道又是什么东西,除了胖次照其他的都无视无视。

  最后她站在窗台口把新校服丢下去,顺便在内心给自己比了个中指。

2.

  烹饪社的那个甜蜜小姑娘杀人了。

  死的是学校里一个平时很沉默的学生,沉默到其他人都不知道Amai和她有过什么矛盾——不,别说是矛盾了。大部分人都没和受害者说过话呢。

  虽说没什么动机,但是遗忘在现场的刀柄上有Amai明确的指纹,刀刃上还沾染了那个可怜人的血迹。尽管Amai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警()察们还是把她带走了。

  Info小姐的手指停留在“发送”按键上迟迟没有动作。作为一切唯二的知情者,她的存在就像是小说中的反派大boss,坐在办公室舒适的黑色皮椅上覆手为雨,甚至还架着一副镜片会反光的眼镜。

  办公室,她有。眼镜,那是本体。皮椅,她也有,不过一点都不舒服。

  刚才说什么来着,对,她是知情者。

  杀人的是Ayano,助攻是她和白手套,被嫁祸的可怜人是烹饪社的甜蜜小姑娘Amai。

  顺便一提,在Ayano偷偷摸摸进了烹饪社埋伏着准备拿Amai的刀时,顺便拍了一张她的胖次照片。

  Info小姐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留恋,屏幕上是短信编辑的界面,上面一串英文透露着暧昧不明的含义。她觉得自己就和一个沉醉在异地恋中的可怜人一样——不不,骄傲的记者没有这样的想法。她只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病症迷一样的喜欢上了一个喜欢着其他男子的姑娘一样。

  和绕口令一样。
 
  “成功的祝福,Ayano,干得漂亮。”

  平时收到她胖次照片时作为鼓励的话语此时隔着屏幕都变得难以启齿了,都怪那可恶的病症,只是这么想着后腰都是一阵烧灼感——前不久樱花的图纹已经弥漫到了腰间,就像初春的樱灿烂一片。

  最后她冷哼一声按下了发送键,平凡的祝福却携不了满腔的热爱,这种感觉令人作呕。她索性把手机甩到一旁,眼不见心不烦,马上就是深秋了,腰间偶尔的灼热就当做是免费的暖贴得了。

  更何况那一抹灿烂的图案和半年前她冷漠的脸庞交相辉映,还有那樱粉也无法柔化的薄唇——

  也不赖啊。

【王者荣耀同人曲】韩信only·有始无终

给我专信填的词,所以可不可以授权翻唱去找他要。
原曲的《悟空》是贰婶的那个版本。

有始无终·韩信
词.花七河
曲.悟空

胯下受百般嘲讽忍辱负重
隐约梦于此时为空
曾背水一战骁勇万人妒功
曾使青丘为终,山河苦痛

苍天能耐我何 命数由我掌握
必将奉还成百上千 曾受折磨

且看一枪长挑白龙过
青丘屠戮荣与祸
十字尽驱鬼沉默
世间可信唯自我

凭谁陨落 国士无双的过错
只怕是功过皆遮 除名史册

幻模低言于风欺骗种种
几算计那任务未果
到头来人生在世尽一场空
万物如水而过有始无终

山河万里纵走 五岳九州遨游
楚歌四面世间长留 我名永久

恩仇都不胜计策重重
以血铺路王者谋
沐雨浴风一战终
诀别友人的笑容

回不去吧 那年被铭记的梦
别离的灵魂微冷 杯酒稍疼

且看一枪长挑白龙过
青丘屠戮荣与祸
十字尽驱鬼沉默
世间可信唯自我

如此结果 奈何命数不由我
血尽枪折为过 龙吟带寂寞

万物皆遮 除名史册 只怕已陨落

入凹凸了,嘉德罗斯太可爱了。瑞嘉真好吃

我最近吃宫本x橘右京…………

我以后不写文啦,打算专心填词磨皮秀恩爱♪
不过如果遇到很有趣的梗还是会写的♪

【王者荣耀同人曲】橘右京only·孤燕

原曲是《番风》。
其实具体啥内容我也懒得解释,大概就是对小田桐圭的感情吧。

孤燕
词:花七河
曲:番风

刃所指 孤燕一返摇曳细雪漫漫
行所至 朦胧一刀错叠万分波澜
生于世 久症难愈恍惚已成枉然
人已迟 独身此世过完

须臾间 恶疾肆虐扭曲未来曲线
几言成诗篇流露所余光阴的眷恋
所爱的 孤独啊
所惧的 孤独啊
命数啊 千变万化

偶然间 一隅初逢面援手采得娇艳
愁平添 知晓唯有繁花稍另她转变
命虽浅 如若究极芳华已到她身边
在眼前 可否能重新绽放温和笑颜

——………——

这旅程 只留把爱刀陪伴于身侧
这旧梦 唯剩抹身影镌刻在心中
天稍冷 斑驳残樱落万树已枯空
只剩风 稍带故乡种种

险阻间 披荆斩棘足下从未停息
神梦一刀承载的哀叹却未曾分离
所爱的 孤独啊
所惧的 孤独啊
命数啊 千变万化

只是怕 我命不久矣枯灯烛火已熄
那朵花 也未能亲自交予女子手里
如果啊 愁云散尽只剩下笑靥依稀
此生于世别离亦不以为人世可惜

——………——

刀出鞘 如电如光飞扬
目不斜视凭感知寻立场
抬腕已朦胧出刀居合一定却不知六连的燕去了何方

——………——

偶然间 一隅初逢面援手采得娇艳
愁平添 知晓唯有繁花稍另她改变
命虽浅 如若究极芳华已到她身边
在眼前 可否能重新绽放温和笑颜

只是怕 我命不久矣枯灯烛火已熄
那朵花 也未能亲自交予女子手里
如果啊 愁云散尽只剩下笑靥依稀
此生于世别离亦不以为人世可惜

也许这就是天使吧。
穷人只能买得起一个…太可惜了。
最近想试试写黑白童子和荒目的短篇!

【王者荣耀】『水果组』樱与月与百日疾·月

校园Paro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是瞎几把写的。

  「月」

  马可波罗虽然没有去过扶桑,到他还是知道“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是对自己心爱之人的告白。

  所以当他听到右京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出这话之后,他的大脑是停止思考的。一直到身侧的人发出了没忍住地笑声。

  “马可,小生没有其他意思。”

  右京抬起手,小臂肌肉匀称却不显粗壮。他纤细的指尖对着月亮的方向轻点,让马可顺着他的动作仰头去看那一轮明月。

  今日碰巧是本月中旬,月亮格外的圆,往日柔和的光芒也稍显明亮,照的右京的皮肤更比往日苍白。夜间比白日清凉,耳畔尽是悦耳虫鸣。马可怔怔地,最后将视线重新移到了右京身上。

  他想亲吻那淡色的唇。

  此时五月,已入初夏。还有三个星期,他们就将彼此分离,天各一方,走向不同的道路。马可停了步伐,周遭的一切都成了布板,万事万物都尽了声音。

  “马可,怎么了?”

  ——再也无法看到这个人。

  “没事,右京。我们走吧。”

  只能看见他美好的唇形,一开一合间露出星点贝齿。身体主宰了头脑有的没的地回应他的问题。

  “你好像有点奇怪。”

  ——无法触摸到他的存在。

  “说了没事啦,倒不如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嘛。”

  一定是因为夏天到了,所以才会觉得这么焦躁,连周围虫子的叫声也是那么的不顺耳。

  “那我们快走吧。”

——不能一味对他投以感情。

   “右京。”

  既然即将分别,无法再触碰到你的存在。不如就直接清楚的挑明,深藏在内心深处的——

  “怎么了?”

  看这月亮吧,在光芒的映照下的你是那么的让人想要靠近。既然你家乡的话语隐晦而甜蜜,用月亮寄托无穷的喜欢。

  “我喜欢你。”

  说出来后一身轻松,马可暗暗地舒了一口气。若是被他拒绝肯定再也不能和以前那样相处了,却还是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这么想着,马可忽然平添几分勇气。

  右京完全没想到,他觉得特刺激。试问哪位能在被同性挚友告白后无动于衷内心平静顺便吃一口宵夜。反正他是不能,所以他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捋顺思路。

  他喜欢小生,小生是否是只把他当成一位友人呢。右京这么反问自己。那圭小姐,小生来到这里是为她找花,找到花之后呢。

  是啊,找到花之后要怎么做呢。如果是小生自己选择,会把这花赠与谁呢。

  上个月樱花正盛,而现如今已经渐渐地枯萎凋零。而马可带进教室的那一捧花,一直在他脑海深处经久不息地留下让人心脏加速的芳香。而现在,那芳香仍在,存在心脏中发酵。如今被他这么一刺激,答案呼之欲出——

  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寻花」已经成了任务一样的存在,而不是发自内心的,想为了让故乡的好姑娘露出笑容。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习惯了身边这人的存在。

  如果他离去,小生会难过吗。

  如果小生就这么因病死去,小生会觉得遗憾吗。

  右京在心里询问自己的时候,身畔的马可已经泄了勇气。自己方才突如其来的告白定是让自己这位身为直男的友人感到困扰了,也许接下来得到的可能是他一句抱歉。但他还是试探性地开口。

  “…右京,你怎么了?”

  他在唤小生的名字。就像是撕裂黑幕的光芒一样,马可的声音直直的给予右京正确的方向。他情不自禁的扬起唇角。

  “小生无事。”

  右京这么说,同时他踮起双足。反正周围没人,橘右京,你要认清自己的内心。他在内心这么说。就是这样,继续下去。他在马可的唇上落下轻轻地一吻。

  “小生…也心悦你。”
————————————

上一章:
「樱章」

【王者荣耀】『水果组』樱与月与百日疾·樱

校园Paro

大概三小章就能完结了。
我要困死了Zzzz

「樱」
 
  今年是右京在王者高中的最后一个学年了。正逢春季,樱花绚烂迷了观者双目,让人只剩视网膜上一片淡粉色的影子。

  右京来自日本的一个安静县城,对这景致已是习以为常,每年此刻他故乡都是游人如织,热闹非凡,一群旅人来此赏樱品茶,消遣时光。所以这种让其他同学惊叹期待的景色,他已是见怪不怪了。

  可是对马可来说便是正好相反了,虽然他在假期游览世界各地,却唯独没有到过扶桑,樱花盛季时他正在学校苦读功课,根本没时间去四处观光。更何况,如果一直不清楚扶桑是什么模样,不就有了理由光明正大的缠着右京了吗。

  右京是高三这年和马可一起转来这所学校的,他们一开始并非相识。也不知道为什么,马可就偏偏对右京生了兴趣。

  威尼斯人都能讲的一口甜言蜜语,而右京这种保守寡欲的人对这些话更是没有抵抗。如此下来,右京轻而易举的就被马可攻城略地,成了他最好的友人。

  是的,只是友人罢了。虽然他们两个看起来暧昧非常随时都能来一炮,但也仅限于暧昧罢了,一点在一起的迹象都没有。

  据说校内几个右京故乡的姑娘特地仔细观察过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都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交往关系,偶尔特别的亲昵也都是在右京肺病复发的时候。

  但其实马可是喜欢右京的,对恋人的那种喜欢。当他在开学典礼上偶 然看到孤身一人的右京的时候,微凉秋风吹起他几缕深蓝软发。右京欲抬手将发掖到耳后,却突然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本就不太强健的身体也蜷到一起微微颤抖。

  马可迟疑了好久,一直到右京用帕子拭了唇边血迹,他都没有任何行为。除了牢牢地记住了他的模样。马可本就热情健谈,同右京对话根本是小菜一碟。他的足迹遍布世界,宽广的视线也让右京颇为羡慕,使得他每日都期待着听到马可旅途中的故事和沿途的景色。就这样干脆一拍即合,未过多久他们二人就形影不离情同手足了。

  很多人都知道右京转来这里是为了给故乡的心上人寻一朵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花,马可自然也是有听说,这让一向大胆的威尼斯人一点胆量都没有了。更何况他也是亲眼见证了右京回绝那些对他芳心暗许的漂亮姑娘。对于男人,怕是更不会同意了。

  就这样,马可波罗小心翼翼的掩藏了这份感情半年多,愣是没让右京看出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清晨天空微微昏暗,怕是今天会大雨倾盆了。右京刚刚在座椅上坐定,单臂支撑着下巴,透过窗户看那一角天空和伸展的樱花花枝。

  今年春至樱花如期,是马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花,而不是通过右京的描述和网络的图片,这让他这段时间都比往日兴奋,右京都尽数瞧见眼底。前些日子马可不知因为什么而消沉,右京认为自己身为友人却无能为力也是非常头疼。现在他因为这花儿展露笑颜,倒也是让人放下心来了。

  教室门被推开的同时是熟悉的声音,那人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点愉悦的声线。右京还未反应过来,面前便被摆上了一捧樱花,带着几滴清晨的露水,反射着偶尔照射进来的太阳光芒。

  “右京,惊喜。樱花真好看。”

【王者荣耀】『水果组』当身边的物品拟人时


私设众多
短小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把自己身边的小物品拟人化然后写篇文。

马可波罗左轮威兹曼x橘右京佩刀自作·无铭

「注意。」

「并无水果组出镜,只有两位拟人。」

「第三天本为描述梦境,但由于我并不是很经常做梦的人,所以暂时放置,做梦以后再写。」

「马可波罗左轮人设来自 @尧悦

  最近天气一直不错。前些日子落了些雪,空气中多少带了些潮湿的舒适味道。这让威兹曼的心情变得舒畅。他眯起深蓝瞳孔,窗外阳光正好,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困意。他便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突然他听到了敲门声,这让他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起身,蹬着拖鞋快步到了门口。

  无铭跟随橘到这大陆已经有了一段时日,这段时间发生了诸多他过去从未想象的事——尽管它们听起来都像是疯话一样,但它们还是清醒的存在于现实。
  例如他求得了上古魔道,找到了能救橘的方法;例如一向鲜少交往的他有了一群性格迥异的友人;例如他同一位男子在一起了。
 
  那人叫威兹曼,来自勇者之地的左轮手枪。他用温柔的笑眼和绅士贴心的举动,轻而易举地夺取了这刻板严肃的武士刀的眼球,像是磁石吸引了一块儿同极磁铁一般让人觉得不可置信。
  对此无铭倒是没觉得有何不妥。虽说同样都是男子,多多少少会有人议论几句,但在日常的交往中他反而更加自在随意。

  例如现在,无铭正在他暂住的地方的门口,双臂交叠置于胸口,等着爱人开门。
  “你来了,中午好。”
  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还有恋人热情的语调。随后便被人搂在了怀中。威兹曼的体温透过剑道服的布料传递到无铭身上,他瞬间便感到放松。

  就像是那些成群的鸟儿,遇了风和天敌便变化飞行的阵营一般。无铭觉得自己有的时候真的需要处处提防,小心翼翼地试探。他不懂那对儿深邃眸子里包含着什么意思

  威兹曼带他进屋,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墙上贴的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各种各样的地点。不用多说便也知道是威兹曼的旅行家主人的行程图。
  “无铭,你想跟我一起旅行吗。”

  威兹曼突然开口,内容是无铭根本没有设想过的浪漫。他眨了眨眼,似乎是在询问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深刻的含义。
  “环游世界。”
  他抬起手臂指了指墙上的地图,细长指尖顺着航线一点一点的游走,抚摸过陆地曲折的轮廓。最后,他的手指停在了那个小小岛国——无铭的故乡,扶桑。
 
  无铭承认,他有些心动了。回到那片让人神往的土地,和它在瘟疫的侵蚀之下共同存亡。这些只是想象和梦境中的场景罢了,说到底他也是个理智的人,这般浪漫的幻想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
  “在下是刀灵。”
  他的声音一向平静沉稳,这次深思熟虑之后的语言较往日比更有底气。这让威兹曼觉得眼前发亮,他便住了口,专心听他接下来的言论。
  “虽然也想同威兹曼一起旅行…但是在下不会离开吾主半步。”

  威兹曼眯起眼睛斜斜地看向窗外,在这炫目的阳光之下,有只鸟儿腾空而起。羽翼在他的眼睛深处留下了一片转瞬即逝的阴影。
  那是阻挡了视线和远方的阴翳。他呢喃自语,带着略有失落的声线渐渐延长,将他整个人都紧紧的缠绕起来。最后缩紧,勒进皮肉,渗出痛苦而又甜蜜的血珠,然后被人舔舐干净,留下一片白皙的皮肤。
  其实时间也在静止,渐渐地减慢了他本来轻松愉悦的步伐。本来这一切都在这样的阳光之下延展开阔,最后却扭曲地伸出几根干枯的希望。

  “威兹曼,你怎么了?”

  远方,或者就是耳畔,突然传开了爱人的声音。意识逐渐从四分八达的角落中回收到原本的大脑深处,威兹曼晃了晃有些发沉的头,面前便是无铭凑近的脸。
  威兹曼恶作剧般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手臂也紧紧环住他的身体,带着浅浅的侵略。无铭赶紧闭上了眼睛,匿身于黑暗之中。

  思维就像是潮水一般充斥着大脑,唇上是柔软的触感和熟悉的气息。无铭闭紧眼睛,睫毛也因此轻轻地颤抖。他不得不说,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
  是的,做梦。第二天就会醒来,然后发现一切都是一个空洞的笑话。没有王者峡谷,没有威兹曼。甚至连橘的身影都看不到,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沉浸在黑暗粘稠的液体中苟延残喘。

  “无铭。”

  是谁在呼唤在下的名字。

  “无铭嗳。”

  片刻唇分。他睁开眼,正对上的是爱人深蓝的瞳孔,似乎是包含了一片深邃的海洋,虽然美丽却依然看不见最深处氤氲的情愫。
  紧接着便被威兹曼松开重获自由。无铭踉跄几步才勉强稳住了因为刚才的吻而发软的身体。可是他还未反应回来,太阳穴便抵上了一片冰凉。
  是枪,被爱人修长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炫目一片。

  “无铭。”

  血液从无铭的额角流下,在羽织肩膀上晕成一朵深红的花,带着死亡的气息开的正是娇艳。他的身体因飞速流逝的生命而脆弱,摇摇晃晃颤抖着最后还是失了重心。威兹曼单手搂住无铭倒下的身体。
  威兹曼似乎看到他的身体里挣扎着飞出了一只鸟儿,翅膀扭曲的弧度令人作呕,羽毛残缺凌乱,还散落在风中。但是鸟儿却拥有着明亮的瞳孔——倒映着橘右京的身影。

  忠诚。

  他嗤笑,怀中躯体已经失去了温度。威兹曼低头注视着他黯淡无光的双眸,平日里冷静的眼底充斥着惊讶与不可置信。威兹曼唇角扬起的弧度优雅。

  “我们一起去旅行吧。”